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9阅读
  • 0回复

[“红岩”中的叛徒]江姐是谁出卖的 摘自 旧报刊剪辑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cydtpq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1-07


江姐是谁出卖的

旧报刊剪辑 [color=rgba(0, 0, 0, 0.298)]2020-11-28


解放前夕, 重庆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冉益智叛变, 供出大批共产党员, 连徐远举都听得瞠目结舌。他还“现身说法”劝说下川东地委书记涂孝文叛变, 使江竹筠、李青林、雷震等数十名中共党员被捕。

徐远举根据李忠良的供词, 首先在重庆银行望龙山办事处抓到了毫无防备的余永安 (由于特务行动迅速, 他没有得到任何信息) 。
余永安被捕后即被刑讯, 在毒刑之下受不过变节投敌, 供出了他的上级“老张”。而这个“老张”, 就是率先叛变、臭名昭著的大叛徒、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冉益智。抓捕冉益智没费什么事。1948年4月16日, 在叛徒余永安的带领下, 特务们直扑北碚他们的约定接头地点, 在余永安的指认下抓到了冉益智。
当时, 徐远举、陆坚如并不了解冉益智的身份, 只是凭他们多年的特工工作经验, 觉出他是条大鱼。于是, 徐远举和陆坚如摆开了阵势。徐远举对付中共地下党员, 积累了一套办法, 用他的话说叫“一讹二诱三打”。对过堂的共产党员, 区别情况, 有的先打后讹, 有的先诱后打, 有的又讹又诱又打, 过堂者必过如此“三关”。威逼利诱, 劝降使诈, 不见成效便大刑侍候, 所以渣滓洞后来被屠杀的共产党员大多伤痕累累、肢体残缺, 能成为优秀共产党员的革命者必过徐远举的酷刑关。对女人, 他甚至于用脱光衣服、藤条抽阴户、竹针刺奶头等阴毒手段对付, 是一个罪行累累、十恶不赦的特务头子。
那时, 他对冉益智就用起了“一讹二诱三打”的招数。同许多叛徒一样, 冉益智开头也“硬”了几句, 徐远举一挥手就打断了他的申辩:
“你以为你是哪一个?你以为你是真资格的‘老张’呀?我老实告诉你, 把你卖了的不单是余永安, 还有刘国定!这下你该明白点了吧?我再老实告诉你, 这几天我们天天审共党, 抓的人不少, 没工夫听你吹空‘龙门阵’!空‘龙门阵’耍空了才吹!把老子惹火了, 今天先撬断你一条腿!”
徐远举又讹又骂, 然后习惯性地一挥手, 几个彪形大汉立即拥上去, 把冉益智往老虎凳上一按。还没绑好, 冉益智就软了下来, 脸都吓白了, 他答应想想, 想了不到两分钟就“吐”开了。由于冉益智是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部长, 对地下党组织的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这一“吐”吐出的地下党组织的情况, 连徐远举都听得瞠目结舌。根据冉益智的交待, 确认刘国定是中共重庆市委书记, 许建业是市委委员兼工运书记。对学运中的学生领导, 他还交待出周国良、漆春波、杨邦俊, 上述3人为重大学生领导人。
审讯交待下来后, 冉益智还向徐远举说他再好生想想, 想起了再向他说。他这一“想”又想出了川东临委副书记兼下川东地委书记涂孝文, 下川东中共党员帅应文、赖德国、苟明善等人, 川西地下党员傅茂德、程谦谋、徐邦一、颜如瑜、韩三思及齐亮、马秀帧夫妇。
徐远举采取边抓边审, 审出又抓, 抓回又审的办法, 把特务分成内外两大群。酷刑之下, 抓住的一群地下党员中总有一两个怕死鬼叛变, 叛变的人又供出组织和党员, 使这一侦审进入恶性循环。
保密局局长毛人凤听说徐远举抓到了大批共产党, 还特地派来局本部行动处少将处长叶翔之, 指导二处的这次行动。
根据叛徒冉益智的交待, 抓捕行动从重庆到川东, 由川东到川西, 全面开展起来。特务们奔赴川东和川西后, 在冉益智的亲自带领和指认下, 又抓到了涂孝文、苟明善等人。涂孝文作为下川东地委书记, 引起徐远举的极大兴趣。他叫来冉益智, 命令他去做利诱劝降工作。
冉益智就去牢里和涂孝文谈, 希望他认清形势, 现在身不由己了, 人嘛, 得现实一些, 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冉益智还“现身说法”, 说他跟徐处长合作, 现在已准予晋升为二处中校专员呢。要穿有穿, 要吃有吃, 哪点不好?涂孝文被这个大叛徒慢慢说活了心思, 就答应和二处合作了, 但要冉益智保证他交出了组织和党员后, 他能得到自由和任用。
冉益智一迭声回道:“那是绝无问题的, 你放心好了, 放心放心!”
就这样, 涂孝文也叛变了。他交待了下川东党的组织机构, 供出了大批优秀的共产党员, 其中就包括江竹筠、李青林、陶敬之等。根据涂孝文的交待, 杨虞裳、唐虚谷、江竹筠、李青林、雷震、刘德彬、黄玉清、陈继贤、李承林、唐慕陶、黄绍辉、荣世正、张静芳、颜昌豪、冉思源、陶敬之等16名中共党员被捕, 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党的各级特支、支部负责人。
与叛徒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上述被涂孝文出卖的16名共产党员全部为铁骨铮铮的党的好儿女, 他们全都经受住了多次过堂和种种毒刑的考验和非人的折磨, 没有一人屈服。在以后的大屠杀中.除刘德彬冲出围墙脱险外, 其余15人全都英勇就义。而叛徒涂孝文、任达哉、陈永福, 包括稍后一点叛变的蒲华辅、袁儒杰, 他们出卖了许多共产党员, 造成大批革命志士被特务杀害, 而他们自己竟也被丧心病狂的特务杀了头。
继川东地下党组织在冉益智、涂孝文的出卖下遭到破坏后, 冉益智最后还出卖了川西一些地下党组织的情况。徐远举亲自出马, 带上叛徒冉益智和大批特务, 又在成都将川康特委书记蒲华辅和特委委员华健抓获。在徐远举的追逼下, 蒲华辅叛变, 又交待出已打入国民党军队的韩子重等人。
韩子重是四川省军管区中将副司令韩任民的儿子, 打入敌军司令部任校级参谋, 搞军事情报和军队策反工作。
韩子重被他们抓到后, 徐远举在四川省政府主席王陵基上将面前告了韩任民一状。王陵基盛怒之下, 将有关人员撤职, 并严厉斥责了韩任民一顿。这次行动, 川康特委组织的10余名党员和从重庆转移到成都的齐亮、马秀祯夫妇被徐远举所率特务抓获。
冉益智在《挺进报》案中充任了最无耻、最凶残的角色。鉴于他在抓捕共产党员行动中的“突出的功劳和表现”, 他被毛人凤、徐远举任为长官公署二处中校专员。解放后, 冉益智被抓获归案, 经审判于1951年2月被处决。
来源:《兰台内外》2007年05期,作者曹德权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