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85阅读
  • 0回复

[11.27专题](转帖)渣滓洞屠杀幸存志士,扫射未死躲到床底逃过一劫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21-07-22



冷井情深119



渣滓洞屠杀幸存志士,扫射未死躲到床底逃过一劫,后来怎样了?


捡史官发布时间: 07-2020:17优质文化领域创作者



2016年2月20日,这绝对是一个令人悲伤的日子,因为于渣滓洞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革命先烈李泽海在这天凌晨去世了。



渣滓洞这个名字,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过,这是当年国民党特务在重庆地区所设立的一个集中营,是用来关押被捕的革命志士的。




当初,在重庆即将解放之前,丧心病狂的国民党当局为了泄一己私愤,同时也是尽快“毁尸灭迹”,竟下令要将关押在里面的革命志士全都杀掉,这也造就了曾震惊中外的重庆“一一.二七”大惨案。



不过这场大屠杀当中,仍旧有15人幸免于难了,而李泽海就是其中极为少数的幸存者之一。



1929年6月15日,李泽海出生于四川省遂宁市横山镇。



其实比起那些在乱世无家可归的人而言,他的出身本来还是不错的,父亲是个商贩,经营着一些小本生意,虽然称不上大富大贵,但至少在生活方面还是能够得到基本保障的。



不过好景不长,在李泽海8岁那年父亲却因病去世了,只留下他与母亲相依为命,而他们的家道也自此中落。



不过李泽海是他父母唯一的儿子,在他父亲死后,母亲便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对他极为看重,即便家庭再拮据,也依旧省吃俭用把他送去读书,希望他以后能够成才。




李泽海也确实没有辜负母亲对他的期望,在学校表现得一直十分优秀,所以家族里的亲戚看到他如此努力,也心甘情愿地帮助他,让他能够一直维持学习生涯。



1944年,年仅15岁的李泽海告别家族,独自徒步前往遂宁城参加考试,并且顺利考上了遂宁的私立中学。



——这所中学在当时很不一般,因为学校里绝大多数老师都是华北沦陷区逃出来的知识分子,因此这所学校的抗日氛围极其浓郁。



而一般这种地方都会尤其注重思想教育,所以在这个中学里随处可见像《新华日报》,《群众》等一些拥有进步意义的报纸。



而李泽海也深受鼓舞,很快就跟随热潮,融入到如火如荼的学生运动当中去了——当时李泽海还和自己的17个同学组建了18兄弟会,并在学生工作中认识了进步青年雷金声。



不过这位雷金声表面上是学生会主席,但实际上却是我党在川北地区的一位地下党员,与雷金声相识,也算是李泽海初次接触到我们党组织。




雷金声与李泽海有着相同的理想与抱负,两人相见恨晚,很快就成为了志同道合的好伙伴,后来在1947年6月8日,李泽海通过雷金声的帮助,顺利加入了共产党。



当时的他也只有17岁而已。



在入党以后,根据党组织的安排,他完成学业离开了学校,并以棉纱生意老板的合法身份作为掩护,积极参加各种革命活动,为党组织筹集活动经费、掌握武装枪支等地下活动提供了很大帮助。



而且他还一直在组织绥宁各地的群众们参加三抗运动,号召大家一起反对国民党反动派试图发动内战的决议。



最终在他的推动下,有不少优秀的爱国青年冒着生命危险入党,为党组织及时补充了新生血液,增加了红色力量。后来李泽海由于其丰富的斗争经验,以及突出贡献,在1948年被任命为遂宁县常理乡党支部书记。



这年10月,李泽海按照上级党组织的命令准备策划一场武装起义,迎接重庆的解放,可是一场意外却让他最终陷入到深渊之中。




当时由于地下党组织在隐秘战线上屡次取得胜利,给敌人添了不少麻烦,这让国民党当局很是恼怒,于是下了大功夫对地下党组织进行围剿。



当月(10月),我党遂宁工委委员袁儒杰不幸被军统组织逮捕,最后在特务组织的严刑拷打之下,他供出了位于衡山新桥等乡镇的80多位地下党员,而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李泽海。



其实此时的李泽海才19岁,但却已经成为了国民党钦点的重点政治犯。



国民党在得到李泽海的详细资料后,立马顺藤摸瓜找到了李泽海的家。当时李泽海的母亲,还有刚结婚不到半年的妻子,看到特务要将李泽海带走,一直极力哀求,但特务们仍旧不为所动。



在临走之前,也仅仅说了一句:“李泽海系共匪,应予以逮捕!”



——但这句话却惊得李泽海的母亲与妻子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因为自己的儿子,自己的丈夫从来没有与她们说过自己是共产党。



在逮捕李泽海后,特务们将他丢进了遂川监狱。10月24日当晚,绥宁县的特务组织对李泽海进行了一场刑讯。



当特务组织问他:“听说过共匪组织吗?”



李泽海则义正严辞地回答道:“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组织。”




他的否认显然会激怒这些审讯的特务,于是特务们用麻绳将他吊起来,一直用皮鞭抽打。但李泽海毕竟是一个老地下党员,所以不管国民党特务对他用什么样的刑罚,他都没有开口。



问不出了结果,特务们不仅无法立功,还要受到上面的处置。



所以对于这样一个硬骨头,特务们十分恼火,几乎整天都对他进行严刑拷打,而在特务们惨无人道的毒打之下,李泽海左脚上的大拇指甚至还骨折了,落下了一个终生残疾。



后来国民党当局没有办法,从上面派了一个姓田的少校特务,亲自来遂宁审讯李泽海。这个大特务知道硬法子对李泽海不行,所以想要使软法子让李泽海动摇。



他对李泽海说:“你年纪轻轻就误入歧途,加入到了共匪组织,这实在是太过可惜了。如果你愿意招供,我们就把你放了,让你回去和自己的妻子团聚。”



李泽海自然是想出狱见妻儿的,但是他若如果自己答应了,那就是向国民党反动派屈服了,自己曾经是为党为民才从事革命的,而如今既然已经成为了共产党,那就必须要牺牲小我,这样才能成就大我。



因此,他仍旧拒不回答。


——软硬兼施的审问最终都以失败告终,此时的特务们也知道威逼利诱对于李泽海这样拥有着坚定意志的革命者来说压根没用。



所以他们也就放弃了拷问,把李泽海为首的几名共产党员,从绥宁押往重庆,随后关押到了有人间地狱之称的“渣滓洞监狱”。



渣滓洞原来只是一个小煤窑,里面十分的阴暗潮湿,但这里关着的同志却让李泽海感受不到一丝寒意——因为在进入监狱的第一天,李泽海就得到了同志们给予的温暖。



当时李泽海被押到渣滓洞的时候,身上只有一个非常破烂的棉絮被子,而11月的重庆是非常寒冷的,一有不慎就可能在极寒天气里丧命。



看到李泽海浑身上下都是被严刑拷打的伤口,而且还没有衣物御寒,同一个监牢的室友何敬平竟主动把自己的毛毯送给了李泽海,这也让李泽海得以度过那个漫长的冬天。



其实何敬平之所以会这样做,并不稀奇。



当时在渣滓洞中关押的人并不是什么坏人,他们不是我党的革命志士,就是一些当时国内的进步人士,他们对于李泽海这种意志力坚定的同志是十分肯定的。




其实他们与李泽海十分相似,他们之间的很多人哪怕是被国民党折磨得没人样了,也不会出卖任何有关党组织的情报。



渣滓洞监狱里面的日子是十分难熬的,不单单是环境问题,还有一个大问题是温饱。对于这些革命人士,国民党特务们自然不会让他们好过。



——所以他们吃的饭一般都不是纯粹的米饭,里面往往会掺杂很多杂物,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出现老鼠屎,沙子和炭渣之类的东西。但就是吃这些伙食,特务们也仅仅每天也只给两顿饭吃而已。



身体不好的革命人士,冻死,饿死的不计其数......



但渣滓洞的恶劣环境并没有抹消掉李泽海这一批党员们的意志力,当有监狱的狱友被迫害致死时,他们会联合起来在有五六平方米的狱中开追悼会,逢年过节也会去开联欢会。



尤其是在1949年的新年上,当时李泽海身边的一个狱友还把棉花贴在嘴唇上,扮成一个大爷扭秧歌;而女牢房那边也不甘示弱,把被单扯下来缠在身上,跳“藏族舞”。



大家欢歌笑语,极其自在,让特务们都有些看傻了。



总之,李泽海他们始终都没有放弃希望,一直都十分乐观,因为他们都知道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是持续不了多久的。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随着中国国内革命局势的转变,以及在1948年年底到1949年初三大决战的胜利,国民党军队在中原地带绝大多数的军事力量都被消灭了,国民党败局已定。



在这种大环境下,重庆渣滓洞监狱又发生了一个偶然事件——当时渣滓洞左侧的一段围墙突然被雷阵雨(6月)冲垮了,特务们则命狱中的革命人士前去修筑。



这些革命人士表面上都十分老实地在修着围墙,实际上却有着他们自己的盘算。他们特意将围墙修筑得十分松垮,能够一推就倒的那种,以备之后能够寻找机会逃生。



当时他们用了短短两天功夫,便将围墙修筑好了,有些看不明白的狱友还一度说:“筑墙自围,犹如作茧自缚。”但5个月后的一场越狱,却显现出了当时革命人士们迅速将这墙修筑好是多有远见,多高明。



1949年11月,四川地区也即将被解放,当时的解放军野战军部队已经逼近了重庆。



只不过很多在渣滓洞中被关押的我党人士,却没看到黎明到临的那一天。因为在1949年11月27日这天,蒋介石亲自下令把关押在重庆渣滓洞中的革命志士全部屠杀。



当晚,渣滓洞监狱内部的灯光全部被打开,几十个手持武器全副武装的特务冲入内院,以马上转移的名义,把渣滓洞中革命人士集中起来。




在晚上11点左右,看守所的所长吹响了号子,随后这些看守们的机关枪就开始对着这些手无寸铁的革命人士扫射。



伴随着枪声,每个囚室都响起了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等口号,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一个人向这些看守们跪地求饶,又或是妥协。



而当特务们把枪口对准三囚室的李泽海之时,他本能地往前一扑,一颗子弹直接从他的后脑勺表皮上擦过,而另一颗子弹则直接击中了他的右臂。



受重伤的李泽海当时急中生智,顺势滚到了一个底层单人床挨墙处的角落,这个角落十分容易隐藏,加上当时已因中枪被疼昏(晕倒着),所以他并没有被特务发现。



这些特务们在扫射完毕后,开始在革命烈士的遗体上喷洒汽油,准备毁尸灭迹。



李泽海醒来的时候,他定睛一看,火焰竟然都已经烧到了大半个大楼......



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一名幸存叫做孙重的狱友立马用木凳砸牢门,李泽海,还有一名叫做周洪礼的狱友看到后,立马前来帮忙。




在砸开牢门后,他们迅速赶到之前修建的围墙处,推倒当初修建的十分薄弱的围墙,逃出了渣滓洞。当时李泽海是一直往歌乐山方向跑,一口气竟然逃到了距离渣滓洞监狱几公里以外的姜家湾。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如今已经安全了,因为此时国民党特务还在周围不断地搜寻在渣滓洞屠杀中可能活着的幸存者,并且很快就找到了姜家湾。



当他们来到附近的时候,实在跑不动了的李泽海就躲在草丛里们等特务们离开。



看到特务们已经走了,外面安全后,在他正准备起身离开之际,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此时的李泽海又重新紧张了起来,好在走过来的不是特务,而是一名40多岁的中年妇女,她才算是放宽了心。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当时并不想暴露自己身份,于是对这个大姐说:“你别怕,我是当兵的,因为和连长不和被关了起来,这才刚逃出来。”



这个大姐一开始看他一身是血,着实吓了一跳,但听了他的一番解释后,大姐觉得李泽海不像是坏人,于是相信了他,还把李泽海带到自己家养伤。



在给李泽海包扎好之后,大姐还端来了一碗萝卜干饭,李泽海感动得是热泪盈眶,因为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正常的饭,也是他人生中吃得最香的一次饭。



李泽海在大姐家中休整了几天,他很是感激,也告诉了大姐自己的真实身份。



他原本是想等重庆解放后再离开这里,但考虑到自己一直留在这或许会让大姐,甚至整个村庄都受到牵连,因此他还是选择了离开。




而在离开前,大姐还给了他12块银元作为路费。



之后为躲避特务们的抓捕,李泽海混入了乞丐行列中,一路乞讨,并经过七天七夜的长途跋涉,终于在1949年12月4日这天回到了自己的家乡。



回到家乡以后的李泽海,迅速将自己脱险以及渣滓洞遭到国民党特务屠杀的消息通报给了党组织,组织上对于他能回归,十分意外,立刻派人将他送到了卫生院,此时他也算是正式回到了党的怀抱。



当时在地下党的帮助之下,由李泽海中学时期的生理卫生老师陶礼志主刀,取出了留在他体内的子弹,李泽海也正式脱离了危险。



子弹取出来了,自己也回归了家乡,回归了党组织,而同时在12月8日这天,家乡遂宁也我军解放了,对于李泽海而言,终于是苦尽甘来了。



1952年,李泽海被选为绥宁县南墙区的区长,1953年又成为了永新区的区长,他一直都坚持在一线基层岗位上努力工作着。



他心中其实有一个愿望,这个愿望是他从事革命以来就一直想实现的,即:让人民过得越来越好,让祖国更强大。而他在建国后,也在用自己的切身实际行动在证明。



虽然在后来那个艰难的历史时期,李泽海的传奇经历一度因为没有人能够证明而受到打压,被下放到白马乡劳动。但面对人生的苦难,李泽海永远都是笑着去面对,一辈子也没有改变自己对党的忠诚。




1984年,李泽海沉冤昭雪,恢复了党籍。而在过了28年恢复党籍以后,他又在市政协,市工商局等多个单位发挥自己作为一个老党员的余热。



其实人一老,就更想去见见曾经令自己终生难忘的某些人。而李泽海也不例外,在1999年,李泽海还重新回到了当初的故地,去寻找当年帮助过他的好心大姐。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大姐也还活着,即便那个时候她也已经90多岁了。



李泽海在离休后,还成为了遂宁市工委宣传报告团的一名宣讲员。



他经常会出现在遂宁附近的各个区域,为大家讲解当年在从事地下工作时候的艰辛和危险,曾经有前后不下十万人听过他的报告。而正是因为有李泽海老人的传奇经历在,渣滓洞那段黑暗的历史也逐渐被大众所知。



其实李泽海的一生都是淡泊名利的,虽然他自己是国家干部,但他的后代们却生活很低调,几个孩子中只有一个参加了工作,其他的都在农村从事农业生产工作,是地地道道的农民。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