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99阅读
  • 0回复

[11.27专题](转帖)立志报国的革命青年潘鸿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21-07-22

2017-06-16 10:03:26来源:重庆党史网

陈朝权 魏全红

(1927-1949)

潘鸿志,又名潘星海,化名雷万里,1927年7月26日生于四川省三台县,7岁时随父亲回到老家荣昌县荣隆乡(今重庆市荣昌区荣隆镇),先后就读于荣隆小学、荣昌中学、重庆精益中学、遂宁四川省立第三师范学校。他从小阅读进步书籍,中学加入民主同盟,投身革命。1948年7月,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先后被关押在石灰市监狱、渣滓洞监狱。1949年11月,被国民党残忍杀害,时年22岁。

潘鸿志平时沉默寡言,性格倔强。他要干的事,谁也挡不住,他不愿干的事,谁也勉强不了。他对同学诚恳忠实,同学们都喜欢和他交往。

其兄潘伟志早年爱好文艺,他买了鲁迅著作以及苏联十月革命前后的文学作品等数千册名著在家,使潘鸿志在少年时代就饱览了家里藏书。

同在荣昌中学37班读书的同学郭礼元,家在农村,他的书除了课本之外,只有一部小说《封神榜》和《四书》《五经》。为了能读到潘鸿志的藏书,郭礼元试探着对潘鸿志说换着读。潘鸿志笑着对郭礼元说:“你要想读哪些书尽管说吧,换什么。”在潘鸿志的慷慨应允下,郭礼元也读了许多进步书籍。

由于经常在报上发表一些不满国民党政权的文学作品,潘鸿志仅在荣昌中学读了两期,就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通缉,1945年春,不得不转学到重庆精益中学就读。

在重庆精益中学读书期间,潘鸿志常在报刊上发表一些诗歌、散文和短篇小说。还与同学合办《萌芽》文艺月刊,并加入了中国民主同盟,参加了一些群众性的抗日反蒋活动。然而,充满革命激情的《萌芽》没出几期就被反动政府禁止出版发行,潘鸿志也被通缉,被迫到射洪避难。在射洪避难的半年里,潘鸿志常在夜晚用自制的收音机收听新华社和塔斯社消息,且把重要的新闻写成传单,趁着夜深人静,悄悄贴在射洪金华山下的石碑上。

1946年春,潘鸿志考入遂宁四川省立第三师范读书,成为遂宁师范29班的学生。他聪慧好学,最爱阅读课外书籍,特别是苏联革命作家的著作。学校教务主任杨伯钧(民盟老盟员),也很爱看进步小说,潘鸿志经常从他那里借书来看。

潘鸿志每读完一本书,总要把该书的思想内容和写作技巧提出来和同学们讨论。从多次讨论中,33班的雷金声(遂宁中等学校的中心支部书记)发现他是个纯洁而富有正义感的激进民主主义者,于是有意识地将《大众哲学》《政治经济学》《联共党史简明教程》《辩证唯物主义》等社会科学方面的书籍借给他看。通过对这些书籍的阅读和讨论,潘鸿志的思想进步很快,他多次向雷金声表示要去找共产党,要投奔解放区。

同班同学杨国计喜欢作诗,填词,写文章,与潘鸿志志趣相投,交往颇深,彼此的习作,经常互相切蹉。1946年上学期,杨国计和潘鸿志等合办《星光》月刊。《星光》曾发表了杨国计1945年春,国家危在旦夕时写的一首诗:

翘首南疆望,怎堪故国危。
腥膻何日洗,几时共倾杯?

潘鸿志一见此诗,不觉拍案叫绝,当即和诗一首:

破晓金陵望,乱石当自危。
同窗群奋起,红光溢金杯。

从这首诗可以看出,潘鸿志已认定反动派必将垮台,革命一定会胜利。

1946年下学期,杨国计和戴继声等建立了秘密的正义团,其目的主要是争取部分民主权利,不久潘鸿志加入了正义团。尽管他经济并不宽裕,但还是紧缩开支,将节省下来的3块多大洋交给正义团,作为活动经费。

1947年元月,遂宁师范校长王永言(解放初已被镇压),为了大搞20周年校庆,以此歌颂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德政”,强迫学生捐款,供学校请客之用。还要学生按他规定的框框在指定地点出壁报,所写文章都要经过训育主任莫义方(特务)审查。潘鸿志和进步学生对王永言施行奴化教育、迫害进步学生、扣发学生伙食费用等恶劣行径,早就恨之入骨。如今王永言又玩弄权术,欺骗学生捐款,写文为自己请赏,更加激起潘鸿志和进步学生的不满。于是,潘鸿志、戴继声、杨国计、汪裕等组织同学开展抵制行动,摧毁王永言的计划。

在校庆前夜,学校粉刷一新,张灯结彩,吹捧国民党反动派的专刊也纷纷出笼。潘鸿志和他最要好的几个进步同学趁夜深人静,机警地撕毁专刊,割断旗绳。把食堂饭桌全部翻个底朝天,将警告王永言的标语到处张贴,整个校园一夜之间面目全非。他们还潜入化验室偷出硫酸装在废灯泡里,扬言要打王永言和莫义方,吓得校长不敢轻易下楼。王永言气急败坏地狂叫,要查出肇事者严惩,同时又不得不灰溜溜地宣布取消校庆,提前放假。事后,他伙同国民党特务,严密搜查进步学生寝室,监视进步学生活动。这一期结束时,共有10多名学生被劝退,潘鸿志也在其中。在地下党的帮助下,当年8月,潘鸿志到了重庆。

由组织安排,潘鸿志先后在文艺书社、春秋书店、现代书店、西南土产公司工作。他利用工作机会,担负秘密传送《挺进报》的任务。并联络友人创办《彷徨》《活路》《民歌》等进步刊物,用以宣扬民主思想,揭露国民党反共反人民罪行。

潘鸿志在重庆的活动被特务发觉。有一次,他从春秋书店回住所,刚上二楼,迎面撞见书店经理从楼上下来。经理见他上楼,便用手中的雨伞狠狠地戳他脑袋,潘鸿志一抬头,见经理睁大眼睛瞪他一眼。顿时,他明白有特务,急忙转身跳下楼梯跑了,巧妙地摆脱了敌人的追捕。事后,党组织立即把他转移到西南土产公司。

1948年5月的一天上午,国民党重庆行营一位自称姓张的特务闯进西南土产公司,说有事找潘星海。当时小潘恰好到万国钱庄收款未归,来人贼眼一直盯着经理蔡梦慰(即蔡琨,重庆渣滓洞监狱中著名的“黑牢诗人”)东盘西问。蔡梦慰发现此人来意不善,便把在三楼办公的杜文博喊下来,并抢先介绍说:“这位就是长官公署的张先生,有事找小潘,既然小潘一时不能回来,就请你到厨房打声招呼,备点饭菜,好好招待一下张先生。”一边说一边取下眼镜在头上不断摇晃,向杜文博示意。杜文博明白后,上三楼正准备派人通知小潘立刻离开重庆时,却见小潘朝公司大步走来,杜文博急忙向小潘打手势,小潘竟没有看到。在这危急时刻,杜文博急中生智,顺手把窗台上的花盆推下楼去。跌落在人行道上的花盆,引得路人一阵阵惊叫的同时,也惊动了小潘。小潘一看杜文博的暗示,连忙转向走了。这个特务一直等到下午二点,仍然不见小潘人影,才知上当,便拔出手铐手枪,把蔡梦慰带走了。

脱险后,潘鸿志先在《世界日报》社一个姓周的编辑家里躲了几天,后又化名雷万里在重庆北碚隐藏了一段时间。潘鸿志知道蔡梦慰为了掩护他被捕受苦,内心非常难过,就更加积极大胆的传播秘密印发的中共重庆地下党的《挺进报》,他置个人生死于不顾,仍然留在重庆继续从事地下斗争。

7月11日,潘鸿志在和平遂道不幸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先被关押在石灰市监狱,后转到渣滓洞监狱。

在狱中,潘鸿志受尽折磨,但他临危不惧,坚贞不屈,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团结帮助难友,积极参加狱中斗争。

1949年1月1日,为庆祝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的伟大胜利,狱中党组织决定借庆祝元旦春节之名开展一次活动。通过工作得到监狱值日看守默认,元旦那天在警卫森严的渣滓洞监狱,潘鸿志用棉絮做胡须,扮成一个跛子老头,同难友们扭秧歌,他边扭边唱:“猪呀,羊呀,送到哪里去?送给那……”,逗得大家捧腹大笑。

江竹筠多次被敌人刑讯拷打,潘鸿志十分钦佩她那坚贞不屈的大无畏精神。他曾用一方白手巾,写上“你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趁监狱中放风时,悄悄送给江姐,表达对江姐的爱戴和崇敬。

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敌人对狱中革命者更加仇恨,经常深夜提人审讯、拷打和处决。为监视敌人的罪恶行动,潘鸿志主动在牢房风门瞭望,发现敌人提人,就主动唱起“牢歌”,声援难友:“火红的太阳下山来,忘掉烦恼和不快,千百万颗心,唱出一个春天来……”,一人唱来众人和,一个囚室唱,其余囚室也一个接一个唱起来,唱得敌人心惊胆颤,狂叫不准唱。敌人越是吼得凶,歌声越是唱得大。

2月,彭咏梧烈士牺牲周年祭日,潘鸿志和同狱难友在党的领导下统一行动,以鞋带作青纱,缠在臂上,面壁肃立默哀,以志悼念之忱。

11月27日,重庆解放前夕,蒋介石下令屠杀“中美合作所”革命志士。潘鸿志被害,时年22岁。

重庆解放后,在清理烈士遗骸时,发现潘鸿志头部中弹9处,而反动派的末日也随之而来。正如潘鸿志生前写的诗那样:

    我还有一个心愿

   就是把自己变成一颗炸弹
       让人民把我投进法西蒂的城堡
轰的一声,我四分五裂

    叫最后一个独裁者

    也随同我一起消灭

    (作者单位:中共重庆市荣昌区委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