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4阅读
  • 0回复

(转帖)贫协主席杨进兴被抓获,掀开了9年前渣滓洞大屠杀的真相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21-11-15



1955年,贫协主席杨进兴被抓获,掀开了9年前渣滓洞大屠杀的真相

清风爱文史发布时间: 11-0620:11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



1955年6月11日,一辆军用车辆悄无声息驶进了四川省南充县青居乡三村。车上正襟危坐着两名面色严峻的解放军战士,他们这次的任务是,确认、抓捕国民党渣滓洞“四大杀手”中最后一名特务——杨进兴。


两位解放军战士一路搜寻,锁定了目标人物,一个自称“杨大发”的农民模样中年男子。 随着“杨大发”被捕,周围群众的惊呼议论声此起彼伏。“杨大发”本人也颓唐垂下头,眼中是认命的绝望。



对于“杨大发”的束手就擒,解放军战士丝毫没感到意外,反而周围迷茫的群众开口询问道:“同志,杨主席任劳任怨没犯过啥错误,为啥要逮捕他撒?”


群众话音方落,早已清楚个中缘由的村支书愤慨道:“他可不是什么杨大发,他是在渣滓洞杀害我党三百多名同志的国民党特务杨进兴,我们都被他骗了,解放军同志要抓他回中央审讯!”



村支书这句石破天惊之言,令空气仿佛静了一瞬,而后便是群情激愤的声讨:“杨进兴?他就是特务杨进兴,解放军同志,一定要好好审问他,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哇!”

激愤的围观群众,令解放军战士顿住了前进的步伐,颔首承诺:“中央一定会给牺牲的同志以及党和人民一个交代的,乡亲们放心。”伴随汽车启动的轰鸣声,战士们押解着面如死灰的杨进兴向重庆绝尘而去。



一、血腥往事,追忆先烈


汽车驶入南充县公安局,面对如山铁证,杨进兴打消负隅顽抗的念头,承认自己渣滓洞看守的身份,对他在渣滓洞中犯下的种种罪行供认不讳。

在杨进兴喑哑的叙述声中,重庆渣滓洞血腥的往事,扑面而来。

重庆渣滓洞原本是一处煤窑,地处偏僻,四周荒无人烟。1944年,国民党巡查过渣滓洞四面环山,不易逃跑的地理环境后,即刻秘密派遣工匠,将其改造成 “集中营”,用来关押被他们逮捕的共产党员们。


渣滓洞建好后,为了更好的藏匿被他们抓捕的地下党,国民党将被捕的同志们转移到渣滓洞,并意图从他们口中套取更多情报。其中就有我们熟知的小萝卜头宋振中、其父亲宋绮云、母亲徐林侠和黄显声将军等诸多抗日将领们。





二、最小烈士,小萝卜头之死


宋绮云,杨虎城将军的秘书,兼任《西北文化日报》社长,坚定的中共党员,促成杨虎城在抗日战争时期签订“巴山为界,互不侵犯,联共反蒋,共同抗日”联共协议的主要人物之一。西安事变结束后不久,军统将杨虎城诱骗至南昌囚禁,宋绮云同时被捕。


获悉宋绮云中共党员身份后,为套取党内情报,国民党不择手段对他进行一系列刑罚。面对军统特务都闻风丧胆的刑具,拥有崇高党性的宋绮云毫无惧色,伤痕累累的他没有吐露丝毫情报。军统又以加官进爵利诱宋绮云,换来的不过是冷笑叱之。



面对软硬不吃的宋绮云,卑鄙的军统设计将宋绮云的夫人徐林侠诱骗到重庆逮捕,意图通过她掣肘宋绮云。

看到军统送来的信件,徐林侠猜测到这可能是他们的圈套,但她不愿放弃这个可能解救宋绮云的机会。于她而言,宋绮云不单单是丈夫,更是并肩作战的同志。


几经犹豫,她决定奔赴重庆。尚在襁褓的宋振中离不开她的喂养,徐林侠含泪辞别家中的孩子,怀抱幼子,毅然踏上去往重庆的飞机。



徐林侠刚下飞机,就遭到军统的秘密逮捕。一路的颠簸,她被关押到渣滓洞中。见到伤痕累累的丈夫时,一路上都未落泪的徐林侠不由啜泣起来,她颤抖地轻抚上宋绮云枯瘦的脸颊:“宋绮云同志,你辛苦了。”


宋绮云面上挂着笑,轻握徐林侠的手:“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与复兴,一切都值得。”此言入耳,徐林侠收起伤感的情绪,泪中带笑:“为了国人不再受压迫,虽九死其犹未悔。”



自此,徐林侠带着幼子宋振中在渣滓洞集中营生活下来。期间,国民党做了诸多尝试,也无法从他二人口中获取一丝一毫中共的机密情报。哪怕是渣滓洞“四大杀手”的折磨,也无法撼动他们的信仰。

杨进兴就是四大杀手之一。其余三人分别是徐贵林、张界、漆玉麟。


他们四人在渣滓洞之中臭名昭著,对待被关押的共产党员,极其残忍,老虎凳、辣椒水等骇人听闻的手段对他们四人而言不过是最简单的逼供手段之一,甚至以此为乐。



宋绮云一家被关押在渣滓洞八年。狱中营养不良的伙食,导致宋振中头大身体小,他被我们所熟知的“小萝卜头”这一绰号,便是由此而来。艰苦的牢狱生活并未令宋振中消极颓丧,而是在父母及狱友的教育下,长成一个有朝气、富有爱心的儿童。


由于他年纪小,渣滓洞看守对他防范松懈。放风时,他常穿梭于各个地方传话,担任着“通讯员”的角色。对于受刑的共产党员他充满同情心,每当有同志从审讯室被带出来,只要有机会他都会跑到对方的牢房外,说着他从大人口中听来的故事,希望对方可以好受一些。



看着宋振中从襁褓中的婴儿,逐渐成长为6岁的孩童,众人决定由宋绮云向看守提出送宋振中外出学习。这一提议遭到军统领导的拒绝:“别异想天开,等你们什么时候愿意说出情报,再来谈这事吧。”


面对傲慢的军统,大家默契一致进行绝食抗议。以己度人的军统开始并未将这场抗议行动当真,彼此之间打赌,不出一天共产党便会因为饥饿放弃。毕竟,宋振中不是他们自己的孩子。



军统特务错料了共产党内部的团结。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天、两天直至第五天。不少同志由此饿晕过去,他们也未停止绝食的行为。面对着这群“执拗”的共产党,军统最终妥协。决定由学识渊博的黄显声将军,担任宋振中监狱中的老师。


“小萝卜头”跟在黄显声将军身后,学习着各科的知识。由于狱中物资匮乏,仅有一小截铅笔供宋振中练字学习。这支铅笔也成为宋振中的宝贝,平时练习时,宋振中都趴在牢房的地上,用石子一笔一划的习字做题,只有考试他才珍而重之的使用这支的铅笔。





三、伟大革命烈士——江姐


伴随着解放战争胜利的天平逐渐向我党倾斜,军统愈发疯狂地逮捕着我党高层人员。1948年6月,渣滓洞迎来一位,毛主席听到她的事迹都忍不住为之落泪的女性——江竹筠,江姐。


江竹筠是川东临委及下川东地委联络员,兼任重庆地下刊物《挺进报》的组织发行,因叛徒的出卖被军统逮捕至渣滓洞。由于江竹筠联络员身份的特殊性,刚入狱她便被带到审讯室内,并由“四大杀手”之一的张界进行审讯工作。



昏暗的灯光笼罩在审讯室上空,空气里还弥漫着尚未散去的血腥气,不知是哪一位同志留下的,江竹筠打量着周围染血的刑具,想到诸多为革命而牺牲的同志,心里密密匝匝的疼痛起来,伴随着升腾起无尽的勇气与无畏的精神。


张界面带狠厉打量着被绑在审讯架上的江竹筠,想从她的脸上找寻惊慌害怕之色,他收获到江竹筠坚定而无畏的目光。张界的脸色慢慢难看起来:对于从犯人口中套取情报,他一向得心应手,几乎无人能遭受住他的刑罚,但渣滓洞中的共产党让他屡遭滑铁卢。



他起身踱步自我安慰:不过是一个女人,她不会和其他共产党一样硬气。平复心中焦躁的情绪后,张界返身落座,凝目看向江竹筠:“你的身份我们已经知道了,只要你说出你知道的情报。我们便放你出去。”


江竹筠闻言冷然一笑,敛目不语。“不见棺材不落泪。”张界转头命令审讯员取来夹棍,架起江竹筠的双手,将夹棍夹在她十指的缝隙之间,语气森冷逼问:“说不说?”



江竹筠撇过头不置一词。张界眯起双眼,对着手持夹棍的审讯员抬了抬下巴,示意其对江竹筠用刑:“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共产党的骨头有多硬。”

伴随着夹棍收紧地咯吱声,江竹筠纤细白净的双手逐渐红肿不堪,冷汗顺着额头缓缓滑落到面颊上。她紧咬着双唇,哪怕已经痛得浑身发颤,也死死压抑着痛呼声。直至夹棍收无可收,江竹筠没有丝毫求饶的意思。


江竹筠英勇无畏,让张界内心升腾起愤懑之情,出言讥讽:“你们这些共产党,以为什么都不说我们就拿你们没办法?还不是都被我们抓到,警告你,等共党失败再想说就没机会了。”



待到张界发泄式话音落地,一言不发的江竹筠缓缓抬头,坚定地看向张界,一字一顿:“痴人说梦,革命胜利的天平已经彻底倒向我党,胜利终将会属于共产党和人民。届时等待你们的,只会是灭顶之灾。”


这席话,恰恰戳中张界内心最为恐惧之处,他收紧双手,仿佛这样便能安慰自己。再看向江竹筠时,眼中已布满恨意,为发泄恨意,他焦急巡视着审讯室内的刑具。



最终张界的目光停在眼前的牙签上,一个残忍血腥的念头让他跃跃欲试。看向一旁的审讯员,命他将牙签插入江竹筠的手指甲内,张界迫不及待想看到江竹筠痛苦软弱的神色,仿佛这样江竹筠言语中阐述的未来便不会到来。

得到命令的审讯员后脊爬上丝丝凉意,他不敢违背张界的命令,双手微微颤抖的取过牙签,将它们一根根扎入江竹筠甲床内。


受刑的过程中,江竹筠面色惨白,双唇也被咬出缕缕鲜血。当她看到张界色厉内荏的面色后,咽下口中的痛呼声,以嘲笑的目光看向他。



张界接触到她的目光,升腾起内心的惶恐不安悉数被看清的恐惧,这种本能的恐惧感令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这间审讯室。在江竹筠十指都被插入竹签后,张界命令审讯员将江竹筠带回牢房,自己逃命般离开审讯室。

残酷的刑罚并没有打败江竹筠。据当时和她同牢房的盛国玉同志回忆:被军统送回来后,江竹筠双手鲜血淋漓无法动弹。这酷刑没有湮灭江竹筠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她甚至还笑着安慰她们“等到革命胜利,她的表现是可以记功的。”


令人悲痛的是,江竹筠、宋绮云一家和诸多革命烈士最终没有看到国民党的败退与新中国的成立,而是在渣滓洞中被“四大杀手”残忍的杀害了。



1949年9月,在蒋介石败逃台湾前夕,为泄愤他命令毛人凤将杨虎城将军一家从贵州押解到重庆松林坡。随后,杨进兴又从渣滓洞中将宋绮云一家提到松林坡。

接到这一消息后,宋绮云和妻子知道来不及看到新中国的成立了,但他们并不后悔为革命而献身。在踏出渣滓洞的前一刻,他们转身看向目光悲痛的战友们,面上却带着笑意:“劳烦诸位替我们看看,由我们共同创造新中国了。”


1949年9月6日的松坡林阴云盖顶,周围的树木在狂风的弹拨下哀声阵阵,依然盖不住以杨进兴为首军统的枪声,也留不住英勇无畏的共产党烈士们。



残忍杀害包括年仅8岁的宋振中在内的宋绮云、杨虎城两家烈士后,面对势如破竹的解放军战士,惶恐不安的军统又对渣滓洞中革命先烈们展开两次惨无人道的屠杀。江竹筠在第三次屠杀中,被徐贵林残忍的杀害。

在解放军历尽千辛万苦寻得渣滓洞,打退军统特务之后。已有180名烈士牺牲,仅仅15位同志存活。



四、告慰先烈,枪决杀手


杨进兴叙述完渣滓洞内发生的往事后,在场的党员无不动容。所幸杨进兴的落网昭示着四大杀手已经悉数落网,足以让他们告慰在渣滓洞牺牲的先烈们。

怀着悲痛而欣慰的心情,南充县公安局的刑警们,将杨进兴移交到重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如山的铁证之下,恶贯满盈的杨进兴被判处死刑。


枪决杨进兴的那天,风和日丽。初夏的微风拂过每一位在场党员的面庞,随着一声龙吟般的枪声,杨进兴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也带去国家会越来越富强,请渣滓洞内烈士英魂安息的期盼。



如今的中国和谐民主,无需再担心列强的侵略,这一切都是由前辈们的牺牲换来的,衷心感激着他们,我们也必将为中国的富强而奋斗终生。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