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4阅读
  • 0回复

上海解放,李白烈士遗体被发现,公安从国民党嘉奖档案里挖出真凶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21-11-21



上海解放,李白烈士遗体被发现,公安从国民党嘉奖档案里挖出真凶

史论纵横发布时间: 11-2012:21优质历史领域创作者



上个世纪60年代,有一部叫《永不消逝的电波》的故事影片,上映不久,便风靡全国,曾让千千万万的观众放下工作,跑到电影院里去看这部电影。

这部影片讲述了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李侠潜伏在汪伪特工总部76号,用高超的间谍手法为抗战胜利作出贡献的故事。

影片的结尾,导演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悬念,李侠的电台暴露,敌人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他依然镇定地通过电码向电台另一端的战友们告别:“同志们,永别了,我想念你们!”

李侠并不是凭空捏造出来的荧幕形象,他的原型是我党隐蔽战线的英雄李白,当时很多观众都很关心电影中李侠被捕后发生的事情,其实李白牺牲在了黎明之前,在距离上海解放只有20天的时候被敌人秘密地杀害。

在上海解放的第三天,中共中央情报部代理部长李克农给时任上海市长的陈毅发来密电,恳请他帮忙寻找一位叫李静安(即李白)的同志,并且嘱咐,这位同志是对党组织作出过大贡献的人,自己已向党中央、中央人民政府推荐李白担任新中国第一任邮电部部长。

1949年6月17日,陈毅通过军管会给上海市公安局发来“008”号电文:“兹于1937年冬,党中央派往上海地下党工作之李静安同志,去向不明,特劳查。”

在电文中还附有1949年5月7日,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到蓬莱警察分局提解李白的相关内容。

公安局的同志找到李白的夫人裘慧英同志一起进行调查,根据裘慧英之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李白同志大概率已经被国民党反动派秘密杀害了,不然不会没有消息。

公安局的同志于是与裘慧英兵分两路进行调查,公安局负责从已有的线索从蓬莱警察分局进行查找,而裘慧英把寻求李白的重点放到了寻找尸体上。

公安局的同志从蓬莱警察分局那里得到了线索,通过一位留用的警察,办案人员了解到,在5月7日傍晚,有一位穿长衫的囚犯被押上刑车提去,后来听说他在浦东杨思地区被杀害。

根据军管会提供的内容,李白就是在5月7日被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军法处的人提走的,在时间上很吻合,被提走的人“长衫囚犯”很有可能就是李白。

有了这一条线索,公安机关与杨思地区的军政机关一块深入访问当地群众,听村民说,大概在5月7日在戚家庙附近听到“动静”,根据这条消息,公安人员立刻赶到戚家庙,在后面的一块荒地中,挖出了12位烈士的遗体。

裘慧英赶到现场,一眼就认出了李白的遗体,当场痛哭流涕,悲痛欲绝,李白遗体身上,早已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伤痕累累,最后的弹痕说明是被枪打死的,这一切迹象都表明李白从入狱到最后被害所遭遇的残忍手段。

李白是一位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在1926年革命运动风起云涌的时候,李白就积极参加了农民运动,年仅15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秋收起义后,李白参加了赤卫队,于1930年带着一群青年上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

红军在第一次反“围剿”战斗中,缴获了一部电台,当时军事斗争日益复杂化,战场通讯变得重要起来,于是举办了无线电培训班,年轻的李白参加了训练班,后来成为我军一名无线电通讯能手。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李白还参加了红军长征,带着无线电队100多个和各种器械前进。

全面抗战爆发后,为了打通延安与上海的电讯渠道,党中央经李克农推荐,安排李白同志到白区去建立秘密电台。

经过一番努力,在1938年,中共在上海的秘密电台终于搭建完成,并顺利与延安方面进行了联络。

但是李白很快就遇到了问题,因为电台是通过购买的零部件拼凑的,功率不稳定,在发报的时候常常会让附近居民的电压不稳,从而使得灯泡一会儿亮,一会儿暗。

为了减轻这种现象,勤于思考的李白将发报机的功率降低,这样就解决了居民电压不稳的问题,然而由于上海距离延安很远,如果功率过小的话,只要经过一点干扰,消息就无法传递到延安。

经过反复试验与捉摸,李白想出用收音机的天线作为掩护,选择在用电量比较少的冷晨作为收发报的时间,这样最为安全。

就这样,在很长一段时间,在人们都进入梦乡的时候,李白就会悄悄起床,安装好电台,为了不让人发现,他把电台灯泡外面蒙一块黑布,为了减少按键的声音,他用一个小纸片贴在电键接触点上。

鉴于李白电台的重要性,党组织为了更好的隐蔽他的身份,为他找到一位女同志到李白家中,扮作李白的妻子。

党组织经过慎重的挑选,最终选择了早已入党的年轻女工裘慧英,有了裘慧英的掩护,李白能够更好地开展工作。

在夏天的时候,李白发电报的时候会把门窗关好,然而那个时候没有空调,又要反复坐着按电键,李白的衣服很快湿透。

在冬天的时候,上海的室内气温依然很冷,李白发电报的时候需要将手指露在外面,常常因为发电报而被冻得麻木。

在李白发电报的时候,裘慧英通常会站在窗前或者门边,警惕地监视着周围的动静,一旦发现可疑人物,立马让李白停止收发电报。

在艰苦的斗争,李白与裘慧英配合得越来越默契,并逐渐产生了爱情,经过党组织的批准,两个人于1940年秋结为夫妻。

在1941年之前,李白与裘慧英的秘密电台是建立在租界中的,并不算特别危险,等到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后,日本人很快把军队开进租界,并公然搜捕共产党人。

日本通过最先进的无线电雷达侦测技术,锁定了李白发报的位置。

在日本宪兵闯入李白家中之前,裘慧英迅速通知李白把发报机藏起来,李白以最快的速度把最后一段电文发完,并连续拍发三遍“再见”,这是暗号,意味着这里出了状况。

然后李白将电台拆散,藏了起来,但还是被狡猾的日本人发现,并被抓了起来。

这应该就是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结局的创作来源,只不过经过了改编。

李白猜测敌人并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因此就坚称秘密电台是商人用来了解商业行情的,并非用于政治和军事用途的。

当时上海是冒险者的乐园,为了获得有用的情报,租界里面的确存在各种各样的电台,大资本家有自己的私人电台是常有的事。

但是日本人怎么会轻易相信,既然没有找到实质性的证据,就打算让李白自己开口。

为了让李白说实话,他们用老虎钳拔掉了李白的手指甲,疼得李白哇哇大叫,但是问他是给重庆做事还是给延安做事时,李白坚持说是给朋友做事。

敌人又开始用电刑,电刑是一种很残酷的刑罚,李白经常接触到电,怎么可能不知道电刑的厉害,但是他就是不说,忍着剧烈的疼痛,就是简称是给商人朋友收发电报的。

为了营救李白同志,当时中共上海地下工作的领导潘汉年同志亲自出马,甚至不惜利用特殊关系,将李白引渡到汪伪76号特工总部,又找出曾是共产党员的汪伪特工总部镇江站的负责人胡钧鹤,让他帮忙把李白捞出来。

因为敌人没有掌握实质性证据,再加上胡钧鹤的运作,敌人在关押了李白六个月后,才将其释放了。

被释放后李白一直处于被监视当中,只得把工作停了下来,考虑到李白的情况,上级决定安排他到新四军那里去工作。

这是李白日思夜想的地方,能够上前线亲自与鬼子作战,然而就在李白要离开的时候,却被汪伪76号的特务找到,他们想要给自己找退路,但是又无法与重庆方面联系,因此就让李白给他们服务。

李白本来不好答应,但是此时已经无法脱身,索性就利用这层关系,在给重庆方面发电的同时,也给延安方面发电。

在延安窑洞里,一直与李白对接的报务员已经很久没有收到李白的呼号了,当呼号再次响起的时候,报务员激动地说:“李白出来了!可等着了,咱们整整等了一年,老李真行,用敌人的电台又干起来了。”

抗战胜利后,本以为可以重见光明的李白,由于国民党一意孤行要掀起内战,国民党在上海的特务活动也十分猖獗,形势紧张,李白只得继续潜伏下来

在敌特十分活跃的情况下,李白的地下工作变得艰难起来,为了躲避敌人的侦查,对电台技术掌握如火纯情的李白就用7瓦功率的电台与中央保持着联络。

在此期间,诸多重要的情报通过李白的电台传递给党中央,党中央的指令也通过李白的电台传递给地方。

在辽沈战役期间,李白将国民党军队经海运从葫芦岛登陆增援东北的情报发送到了党中央,然后又转送到东北野战军那里,为东北野战军的战略决策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在淮海战役时,李白及时将黄维兵团由华中地区北上增援淮海战场的情报传递出去,也让战场上的解放军有了充分的准备。

国民党大量有价值的秘密情报通过在上海的中共秘密电台传递出去,让在上海的国民党特务们十分没面子,常常因此受到蒋介石的谩骂。

在这样的情况下,国民党军警宪更加紧了对秘密电台的搜捕,在晚上的时候还会采取用电管制,分区停电,就是为了挖出潜在的秘密电台。

李白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被捕的,1948年12月30日,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的人在李白家附近进行搜查,放哨的裘慧英发现了敌人,连忙让李白收藏机器,李白在收藏好机器后,又把电文底稿撕碎后扔到厕所里。

但是敌人还是找到了电台,并当场逮捕了李白,很快被关押在淞沪警备司令部稽查第二大队,为了从李白口中得到情报,敌人对李白连续进行了30多个小时的刑讯逼供。

由于李白没有供出上海地下党组织,保护了预备电台,使得自己在被捕后,预备电台依然能够与党中央联系。

在李白被关押期间,裘慧英还带着孩子到监狱去看他,当看到李白双腿已经被打断,甚至无法独立行走时,裘慧英十分愤怒。

他们年仅5岁的孩子已经三个月没有见到父亲了,见到李白后第一句就是:“爸爸,你什么时候来抱我?”

在1949年4月22日,李白被押到蓬莱路警察局,这里的犯人少一点,也很少有被枪毙的,这让李白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在这里他给妻子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我在这里一切自知保重,尽可放心。家庭困苦,望你善自料理,并好好抚养小孩。”还让裘慧英给他带点酱菜来。

然而形势却并未像李白估计的那样,在5月7日上午,裘慧英最后一次到监狱去看望李白,当时的李白已经脸色苍白,由两名难友搀扶着,他对妻子说道:“事到如今,对个人的安危,不必太重视。现在全国快要解放,革命即将成功,我们无论生死,总是觉得非常愉快和欣慰的。”

裘慧英不知道的是,当天夜里李白就被特务秘密杀害了……

一直到解放后,裘慧英在上海公安局的帮助下,找到了李白等人的遗体,后经过辨认,在李白遗体旁边还有另一秘密电台的负责人秦鸿钧及其领导张困斋等人的遗体。

尽管已经找到了李白烈士等人的遗体,但是敌人的谍报机关是怎样破坏我秘密电台的?李白同志又是被谁逮捕的?最后又是被哪个刽子手秘密杀害在这里?

中共隐蔽战线的领导者、时任上海市副市长的潘汉年直接向公安机关表示,所有参与抓捕、杀害李白烈士的凶手,一个都不能放过。

公安机关很快开始投入到紧锣密鼓地调查中,在8月27日,上海卢湾公安分局局长吴萍从公安局的档案中,发现一份“邀功报告”,从中找出了负责抓捕李白的凶手。

在这份“邀功报告”中,国民党卢家湾警察分局的巡官史致礼写道:

职于今日零时5分,得到淞沪警备司令部电讯科员傅若鹏通报,有共产党秘密电台一座,已于前1小时内破获……案主犯秦鸿钧一名在逃未获……允派警15名协助,立即带警前往……一面派警四加封锁,一面亲率强元贵等警员入室搜查,抄获无线电及发报机一具,并秦鸿钧照片一张……后据屋面碎瓦追踪,在该屋外阳台里擒获一人,经核对照片系秦本人。

在这份“邀功报告”中,几乎是叙述了秦鸿钧秘密电台被破获的过程。

吴萍当即又从公安局档案中查到两份重要证据,分别是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给史致礼、强元贵记功的嘉奖。

让吴萍没有想到的是,史致礼、强元贵在解放后还伪装进步,被卢家湾公安局留用。

吴萍未敢打草惊蛇,在整理完相关资料后,就立即向市公安局副局长扬帆作了汇报,扬帆当即派来解放军战士,将史致礼逮捕归案。


潘汉年


潘汉年的指示是,按照这个线索追查下去,所有参与杀害烈士的凶手,一个都不能放过。

为此,中共上海市委为缉拿杀害李白等烈士的主凶,指令市公安局抽调侦察员成立了专案组,由市公安局副局长扬帆负责此项工作。

当时报纸已经将浦东杨思地区发现李白等烈士的遗体一事进行了公布,当时全市人民群众无不义愤填膺,纷纷要求强烈严惩杀害列表烈士的凶犯,一时间,上海市公安局不断收到群众的举报信件,为专案组提供了大量的线索。

专案组的同志通过对史致礼等人的审讯,以及群众提供的线索及掌握的敌特组织材料,分析出破坏我秘密电台、主谋捕捉李白、秦鸿钧烈士的部门是国民党国防部二厅所属的上海电监科,这是一个专门侦察和破坏我地下秘密电台的谍报机构。

为了弄清李白、秦鸿钧秘密电台被破坏的情况,专案组决定从调查目前尚留在解放区的原二厅上海电监科的人员入手,经过一番调查后得知,上海电监科共有46人,解放前大多数居住在虹口区。

经虹口公安分局抽调专人深入调查后,迅速查明,仍在上海的国民党二厅上海电监科的人员有唐跨凤、林杰、顾能三人,只有找到这三个人,才能继续查下去。

1950年3月30日,上海虹口公安分局接到上海货物税局沪北稽征所的电话,“有一位中年男子,携带一批军用通讯器材前来纳税,状态极可以。”。

原来当天上午,有一中年男子拎着一口旧皮箱走进沪北稽征所,税收员接待了他,问他有什么事情。

中年男子自称自己叫李成志,是经营无线电器材生意的,这次进了一批货,来税务所纳税。

税收员就问他是什么货,李成志就说是一些无线电器材。

这名税收员看到无线电器材,感觉很奇怪,于是就找来同事帮忙看一下,这位同事一看就认出这是军用通讯器材,于是就向稽征所所长报告了此事,并立即向公安局报警。

公安部门当即派出两名侦察员前去协助调查,当时李成志还抱有侥幸心理,调查员问他是什么人,历史上是否有问题,李成志回答说自己是“国民党在乡军人”,解放后已经根据政府命令前去登过记,现在经营无线电生意。

侦察员当即就感觉不对,你就是经营无线电生意,也不能买军用无线电器材啊,于是就让他老实交代问题,争取从宽处理。

李成志知道自己露馅了,因此就说了真话,自己的真名叫李树林,曾参加过军统,直到1947年才离开军统,之后在上海经营商业电台,并与国防部二厅“上海电监科”的主人科员唐跨凤一块经营电台。

侦察员听到电监科以及唐跨凤这几个关键词后,就知道与李白案有关,因此将其逮捕,并对他的住处进行了搜查。

在后面的审讯中,李树林交待曾和唐跨凤、林杰等人一起策划过参加国民党保密局潜伏特务组织的阴谋,还提到了李白电台案被破坏的情况。

根据李树林的交代和揭发,上海市公安局很快传讯了唐跨凤和林杰。

唐跨凤和林杰供述称,1947年国民党政府在向解放区全面进攻连遭失败后,保密局和国防部二厅的特务头目为了配合蒋介石的军事进攻,决定加强对中共在各地秘密电台的侦测,并在1948年4月在南京成立了中央电讯监察科。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们交待说曾参与审理过李白烈士的二厅上海电监科侦测员徐鸣秋隐瞒了自己的罪恶历史,混入到人民解放军中……

我公安人员立刻展开追踪,在全国各军区部队寻找徐鸣秋,很快,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接到一份检举信,检举解放军华东航空处干训大队教官徐某某有疑点。

部队保卫部根据检举材料对徐某某进行了秘密审查,再通过与上海军管会提供的资料核对,最终确定徐某某就是徐鸣秋。

经华东公安部批准,在7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派专人到南京,将徐鸣秋押解到上海进行审讯。

徐鸣秋很快交待,破坏我两座秘密电台的主要凶犯是国民党国防部二厅电监科的中校督察叶丹秋,但是他也不知道叶丹秋现在在何处,解放时就失去了联络。

公安机关立刻开展追查叶丹秋下落,这时上海市公安局又通过一封检举信,抓到一个叫陈宇琛的人,检举的人说:“他解放前曾在二厅上海电监科任职,参与过破坏李白电台。”

根据检举的内容,上海市公安局立即派人将陈宇琛捉拿归案,根据陈宇琛交待,他在电监科时,就曾参与破坏秘密电台的活动,叶丹秋是破坏李白、秦鸿钧两座秘密电台的罪魁祸首。

当公安问他叶丹秋在哪时,陈宇琛交待说:“叶丹秋在上海解放前一度回苏州老家,解放后还和我有来往。”

通过徐鸣秋和陈宇琛的交待,初步可以断定叶丹秋就是破坏电台的首要分子。

那么,叶丹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叶丹秋不是一般的特务,而是双手沾满我党地下工作者鲜血的国民党特务。

自1930年,叶丹秋就开始在国民党军队中任秘密报务员,因业务熟练,于三年后被提拔到军统,在军统的参谋本部二厅电台当谍报员、书记。

1937年1月,晋升为参谋本部电台长、军令部电台长。

解放战争爆发后,叶丹秋更是成为国民党的香饽饽,于1947年被派往北平华北“剿总”电监科任职。

在北平工作期间,叶丹秋就伙同国民党稽查处、北平市警察局刑警大队,破坏我中共北平地下党设在北东街24号的秘密电台,该台的报务员、译电员多人被捕入狱。

1948年11月,叶丹秋以中小督察的身份被调到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一度代理二厅上海电监科工长,破获了李白电台和秦鸿钧电台。

根据陈宇琛交待的信息,公安通过布控于1950年9月18日,在上海将叶丹秋逮捕归案,至此,参与杀害李白等烈士的凶手全部归案。

公安人员通过犯罪人员的口供,以及掌握的线索最终将李白最从被捕到牺牲的整个过程全部梳理出来。

在叶丹秋破获北平电台案后,让军统很长脸,军统当时的当家人毛人凤为了破获更让他头疼的中共上海地下地台,特意将叶丹秋调到上海,并给他配备了美国最先进的电台测讯车。

在叶丹秋的指挥下,国民党特务很快确定了李白电台的方位信号,然后携带小型直流通报机进行搜获,经过长时间的搜索,终于在12月底,才将李白电台的大致位置确定下来。

12月29日,叶丹秋带领特务们包围了李白电台附近的区域,然后在该区域进行挨家挨户地搜查,终于查获李白的秘密电台。

即使是叶丹秋这样的破获电台专家,在查获李白的秘密电台后,也不得不承认李白电台技术的高超,整整用了他两个月的时间。

在李白被捕后,国民党谍报人员又在1949年3月17日,将秦鸿钧的电台破获。

本来在李白被押送到蓬莱路警察局的时候,敌人已经有不打算杀他的想法了。

然而国民党特务头子毛森根据战场上节节败退而气急败坏的蒋介石“坚不吐实,处以极刑”的批示,将李白和秦鸿钧、张困斋等12人一起被押到浦东杨思地区戚家庙后一个偏僻的小土坡前,统统杀害。

这一天,距离上海解放,仅有20多天,李白等烈士倒在了黎明前,但是他们的精神却永垂不朽。

烈士的鲜血不会白流,在上海解放后,公安部门一直没有放弃对凶手的追查工作,最终将叶丹秋、徐鸣秋、陈宇琛、史致礼等8人逮捕,并交由人民政府进行审判。

1951年1月,上海市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叶丹秋死刑,并立即执行,其他人也受到应有的惩罚。

对于为革命作出过重大贡献的李白,每次提及都让他的老领导李克农十分伤痛,在1957年时,他想中央提议:“要拍部电影,表现战斗在敌人心脏的英雄李白的事迹。”

1958年,八一电影制片厂以李白为原型,创作了《永不消逝的电波》,所谓永不消逝,是李白烈士的革命精神永远值得怀念。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