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3阅读
  • 0回复

[11.27专题](转贴)坚贞不屈的红岩英烈黄绍辉——秘密为党工作 盐亭好男儿血洒渣滓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满陇桂雨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21-12-04




黄绍辉是从盐亭走出去的中共党员,他一生秘密为党筹集经费,是牺牲在重庆渣滓洞的红岩英烈!”中共盐亭县委党校、盐亭县行政学院在2021年编撰的盐亭县党性教育读本《沸腾的土地》中,对黄绍辉给予了高度评价。
黄绍辉,又名黄问今、黄润德,中共党员,1912年4月4日出生在盐亭县玉龙乡辛家沟一个自耕农家庭,1949年11月27日,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重庆渣滓洞集中营。《沸腾的土地》详细介绍了黄绍辉追求革命的经历。
不畏权势 正义青年怒打贪污县长
2021年初冬,记者在盐亭县找到了黄绍辉的侄儿、今年65岁的盐亭企业家黄斌扬。“二爸黄绍辉学生时代就很正直。”黄斌扬告诉记者,在从事地下工作期间,黄绍辉曾经回过老家,还在当地组织农民开办识字课。
据《沸腾的土地》介绍,黄绍辉10岁入私塾启蒙,14岁到三台广益学校读书,1927年考入遂宁精益中学,曾任学校图书管理员、学生会主席。黄绍辉一边读书一边代管学校图书室,他利用有利条件,如饥似渴地学习各种知识,广开视野,增长了许多知识。第二年下学期,学校学生会改选时他被推选为学生会主席。
1930年秋,军阀刘湘在全川制造白色恐怖,疯狂镇压工农运动,大肆逮捕共产党人和革命分子。遂宁师范学校以“共产党嫌疑”的罪名,无理开除了几名学生。黄绍辉得知这一消息,立即组织精益中学的同学罢课,上街游行,抗议遂宁师范学校迫害进步学生。
黄绍辉以优异成绩毕业后,应聘到三台广益小学担任地理教师。他给学生讲课时,经常把地理知识和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事例联系起来。在广益小学任教两年后,他又以出类拔萃的成绩,考入成都华西协合中学高中普通班。在此期间,黄绍辉除了读书之外,还与最好的同学岳进德、吴子英利用节假日到峨眉、新繁等地农村调查民情,探求真理,并为农民送医送药。他们还组织“星期服务组”到郊县农村办夜校,教农民学文化,给农民讲时事。
1935年冬,四川省在成都举办“四川寻求救国救民之道农村合作人员训练班”,招收400人受训6个月。黄绍辉认为这个训练班符合自己的愿望,于是休学前往报考并被录取。训练实习结业后,他被委任为邛崃县农村合作指导办公室主任指导员。
在工作期间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黄绍辉的命运。1938年4月,邛崃县县长何本初贪污了全县农贷经费,黄绍辉得知后到县府找他质询。何本初倚仗权势,无礼责骂黄绍辉。黄绍辉一气之下,用木棒打了何本初一顿。黄绍辉怒打何本初的消息,很快在邛崃县城传开,群众纷纷赞扬他不畏权势、坚持正义的精神,但黄绍辉却因此被撤销了职务。这些事迹,在《红色盐亭》中也有一些介绍。
加入党组织 为党筹集活动经费
1938年5月,被撤职的黄绍辉来到成都,找到当时在南打金街民德小学任校长的同学岳进德。经岳进德推荐,黄绍辉成为民德小学教师。此时的岳进德已成为中共地下党员,他了解黄绍辉身上的优秀品质和希望救国救民的心愿。地下党组织委托岳进德多次与黄绍辉谈心,对黄绍辉进行帮助教育,并指导他阅读进步书刊。
同年7、8月间,日本侵略军攻占了武汉,成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国热潮。黄绍辉在党的关心和教育下,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心胸豁然开朗,眼界更为广阔,思想发生了飞跃,心中渐渐有了明确观点:只有跟着共产党走,才能真正救国救民。他向党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决心在斗争中接受考验。此后,他自觉投身火热的抗日救亡运动。同年9月,黄绍辉经岳进德介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盐亭县委党史研究室提供的党史资料《红色盐亭》对黄绍辉的事迹也有介绍。
由于黄绍辉在农村合作委员会有较好的社会关系,熟悉农村工作,1939年7月,经党组织推荐,27岁的黄绍辉到永川任农村合作金库主任,并担任中共永川县特支书记。
自1940年起,由于党的工作需要,黄绍辉先后被调往夹江、奉节、洪雅、广安、西充、长寿、营山等县担任农村合作金库主任。他工作认真负责,办事扎实,很有魄力,深受各方人士好评。他利用各种机会给党组织提供了大量活动经费,甚至把维持个人生活以外的个人收入也全部上交给党组织。工作期间,黄绍辉的父母因家庭经济困难,曾写信要他给家里寄些钱。他回信说:“从小父母就常教育我先有国后有家。我每月挣点钱,要支援前方抗战。如果家里需要钱,就把分给我的那份土地卖了吧。”开始,父母和家里人有些埋怨他,后来,家人明白了他说的道理,说他“是个有大志的人”。
1942年2月,正担任长寿特支书记的黄绍辉,与地下党员努力以农业生产合作社试点的合法手段开展党的农运工作时,中共涪陵五县工委遭到了敌特的破坏,上级对长寿的地下党组织进行转移,黄绍辉被调往川北隐蔽。他先后隐蔽于阆中、大竹、营山等地的农村合作金库。
建立交通线 隐秘战线顽强战斗
《红色盐亭》记载,1943年初,黄绍辉调到中共中央南方局,到重庆一个掩护秘密工作的企业“中国工业原料公司”工作。为建立重庆经巴中到延安的秘密交通线,公司又派他到巴中筹备建立“利民确米厂”,由他任经理。1945年秋,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敌我斗争形势发生了急剧变化,黄绍辉临危不惧,冷静沉着地在秘密战线上进行顽强地战斗。
1946年春,黄绍辉被调回重庆,任改组后的“中国工业原料公司重庆分公司”业务主任。几个月后,按上级党组织指示,又将分公司改组为“重庆裕中水电工程行”。1947年春,国共两党和谈破裂,敌我斗争的狂风暴雨即将来临。中共四川省委和《新华日报》被迫撤离重庆,将原经办的经济组织“工程行”移交给重庆地下党办理。重庆地下党组织接管“工程行”后,改名为“裕中行”,安排黄绍辉担任经理,专营汽车运输业务的同时,负责重庆到宝鸡的秘密联络工作。
1947年秋的一天,黄绍辉随“裕中行”的一辆货运卡车路经成都,被国民党军队以“剿共需要”为名强行抢劫。黄绍辉回重庆向组织汇报后,党组织即对“裕中行”的人员作了妥善安排。1948年春,黄绍辉受重庆地下党派遣,到万县筹建炼油厂,同行的有与他结婚不久的妻子樊汝琴、“裕中行”的徐勋和川东临委副书记兼下川东地委书记涂孝文。
1948年5月上旬,黄绍辉回到重庆工作,但4月下旬重庆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川东临委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刘国定和市委副书记冉益智被捕叛变。黄绍辉从重庆乘船赶到万县,采取了两个措施:一是派徐勋去上海“中国工业原料公司”与党组织联系,二是为了防止突然事变的发生,叫樊汝琴扮成家庭妇女模样,尽量隐蔽以便相互掩护。徐勋找到党组织后,根据指示写信要黄绍辉也去上海,但信件还没到就出事了。
被叛徒出卖 渣滓洞中不屈斗争
《沸腾的土地》记载,1949年6月11日这天,重庆国民党反动派带上叛徒冉益智,来万县抓捕正在看划龙船的涂孝文。在国民党反动派威逼利诱下,涂孝文叛变,黄绍辉遭逮捕。涂孝文受命劝降黄绍辉,黄绍辉指着涂孝文痛骂道:“你在我这里入股做生意,吃我的,用我的,还要咬我吗!”反动派无计可施,用“老虎凳”等酷刑折磨黄绍辉,他始终保持对党的忠诚,痛骂反动派和叛徒残暴无耻。不久,黄绍辉与同期被捕的江竹筠等地下党同志,被反动派从万县秘密押到重庆渣滓洞监狱。在狱中,黄绍辉住男牢楼五室,任难友的室长。他热情帮助难友,细心照顾伤病员,并经常料理室务,被大家尊称为“黄嫂”。而每遇危难,他则挺身而出,与同志们一道同反动派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
1949年11月下旬,人民解放军进抵重庆南岸。11月27日深夜,国民党反动派对渣滓洞监狱的难友施行血腥的集体大屠杀,反动军警将监狱中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集中到楼下的8间监室里,用机枪扫射,并放火烧尸灭迹。黄绍辉与很多红岩英雄同时壮烈牺牲。重庆解放后,党组织收殓了黄绍辉和其他烈土的骨灰遗骸,合葬在重庆歌乐山烈士陵园。《红色盐亭》对这些事迹也有详细介绍。
“黄绍辉烈士虽死犹生,他的赤诚奉献精神和静静流淌的梓江河一样,永远陪伴在我们身边。”盐亭县玉龙镇的干部说,当地人无不深深怀念这位为党筹集经费、无私无畏的红岩英雄。
(绵阳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刘毅 胥江 文/图)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