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2阅读
  • 0回复

转:他结婚第9天便潜伏台湾,42年后回大陆震惊中央,妻子已儿孙满堂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04-26

来源:百度APP  

1988年12月8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停留在一户农院前,许是近乡情怯,他站在门口犹豫许久却迟迟没有进去。

终于,他像是下定了决心敲向了大门,随着院门被打开,老人和院内的老妇人四目相对,妇人不敢置信地问了一句: “是你吗?汉光。”

“是我!是我! ”老人颤抖着声音回答着,并快步走向对方,将妇人拥在怀里,两位老人顿时相拥而泣。

他们心里清楚,彼此的爱情并没有随着时间而进行褪色。

在简单叙旧过后,老人独自辗转多地后,终于找到曾在台湾一起工作过的好友,他从台湾归来的这件事情被好友上报给中央。

中央经过仔细调查后,不仅为老人恢复了党籍,还为他按照离休官员的标准,给予老人相应的退休费用,同时享受政府优待。

他到底是怎样加入共产党的?在此之前又发生过什么事情呢?

老人名叫谢汉光,1919年9月出生在广东丰顺县埔寨镇,他在家中排行老二,下面还有9个弟弟妹妹。

父母只能供得起三个孩子读书。于是打小就聪明的谢汉光被家人送进了学堂。

在那个战争四起的年代,他没有辜负家人的期望,顺利地考上了广西大学农学院,就读该院的森林系。

在校期间他结识了非常多的好友,其中关系最好的当属 梁铮卿、陈仲豪和张伯哲 三人。

谢汉光年轻时

1942年,谢汉光于广西大学农学院毕业后,凭借出色的技术和努力,当上了黔桂铁路柳州农场的主任。

当时抗日战争正在进行,日军对革命人士疯狂迫害。早在学校期间他就与好友三人曾多次参与过抗日活动。

他深刻地意识到共产党此刻处境十分危险,不仅要面对日军的追捕,还需提防国民党对他们的狼子野心。

拥有多次抗日活动经验的他,毅然决然地决定加入中国共产党,为祖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谢汉光发现潮汕地带的国民党正对共产党紧急抓捕时,他多次冒险生命危险帮助过来避难的革命分子打掩护,用于躲避敌人的追捕。他所工作的农场也逐渐成为共产党的一处秘密基地。

不久,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的内战陷入了僵持状态,桂林也被国民党给攻陷了。万般无奈之下,谢汉光只得跟随难民一路要饭逃往四川。

这一路上沿途所见皆是满目疮痍,大部分的老人和孩子抵挡不住饥饿,尸横遍野。

源于网络

这一幕幕深深刺痛了谢汉光的心,待他到四川后立即向共产党递交入党申请。

遗憾的是,当时战火纷飞、局势不定,考虑到谢汉光的安全着想,党组织并未同意他的入党申请。

但同志们不忍看他爱国之心就此被浇灭,于是帮他在高县的一所学校里找了份工作,让谢汉光暂时能够安顿下来。

没过多久,日本侵略军开始垂死挣扎,来到高县烧杀掠夺,无恶不作。谢汉光只好舍弃这里的一切,继续随着难民们逃亡,艰难地辗转于各地为保全性命。

日本投降场景

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后,日军也在中国及世界的监督下开始陆续撤离。

谢汉光之前将国民党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他心中认定只有共产党才能将中国解救出水火之中。

于是他来到了香港,与中共在香港华南分局负责人苏惠取得联系,终于如愿以偿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苏惠

那时的谢汉光利用他人都听不懂的粤语优势,化作一位前来经济贸易的商人,往返于港粤之间,为组织传递了不少的情报。

同时,也在这一年,他认识了一位心爱的姑娘,不久后两人便结了婚。

虽然谢汉光已经成家,可他并未忘却自己是一位共产党党员的身份。

谢汉光来时是秘密入党的,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他的底细。经过中共香港华南分局负责人苏惠的慎重考虑后,他们决定让谢汉光到台湾进行潜伏工作。

抗战胜利后,曾参加过红军长征的台籍党员 蔡孝乾 ,被组织派去组建台省工委,当时急需一批有能力的干部帮其在台省迅速发展。

蔡孝乾年轻时

而谢汉光个人档案干净,对共产党绝对忠诚,因此他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派往台省,帮助开展地下工作。

弃小家,成大家! 这是对每位革命者的基本要求。 谢汉光明白家国在前,情爱在后,所以他强忍住内心的失落,一句 “保证完成任务” 就接下了这份可能会让他九死一生的新工作。

让他纠结的是,这项任务十分机密,他无法透露给妻子一丝一毫。回到家后,他把妻子紧紧搂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我现在需要独自前往台湾,路途遥远任务紧张,你同我可能会失去联系,此次过去不知何时还会再见面,如果我太久不回来,你就不要等我了。”

妻子是一个明事理的女人,她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叮嘱他记得照顾好自己,要好好吃饭。

才刚结婚9日就要分别,谢汉光不愿看到妻子落泪,于是他一狠心转过了身,可转身之后他又带着无限的愧疚对着妻子说了句:

“等我回来,要等我。”

此时他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这句话,让妻子苦苦等待了42年。

新婚9天后,赴台湾潜伏

谢汉光依依不舍地告别妻子后,踏上了陌生的台湾。经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钟浩东的介绍,他在台湾省林业试验所担任技术员一职。

表面上他是个农业技术员,可他实际身份却是共产党地下党员。

1947年1月,谢汉光的好友张伯哲也受到组织委派,来到台湾与谢汉光一同进行潜伏工作,二人曾是校友,而后又能成为并肩作战的同志,心中自是无比激动。

张伯哲

二人共同组建了中共台中工作委员会,由张伯哲担任书记,谢汉光担任副书记。至此,台中的地下工作,就在二人的配合下迅速展开,帮助组织传递了许多关于国民党的情报。

同年9月,谢汉光的两位昔日校友兼好兄弟陈仲豪和梁铮卿,也被中共香港华南分局陆续派遣入台,二人入台后与谢汉光取得联系。

陈仲豪在谢汉光的帮助下,成功找到同是地下党身份的钟浩东,让其利用基隆中学校长的身份,把陈仲豪安插到学校内任教师一职。

陈仲豪

而梁铮卿由于入党时间短,经验没有陈仲豪多,只能暂时留在谢汉光身边当助理。1948年4月,梁铮卿在谢汉光的介绍下,也成为了中共台中工作委员会的成员。

陈仲豪利用教师的身份作为掩护,带领学生学习进步思想,引导他们积极参加革命活动。

不仅如此,他还将同事、朋友、学生及其他到台湾的同乡人员,一并发展成共产党地下党员。

年轻的钟浩东

1948年1月,共产党地下党员徐懋德(真名李絜)也成功潜伏到台湾内,在钟浩东的帮助下,成功来到基隆中学内任教师一职。

1948年夏天,陈仲豪等人在一座隐蔽的山洞内秘密印刷着《光明报》,顿时,共产党的思想传遍了台湾的群众心中。

《光明报》

1949年,国民党在解放战争中节节败退,老蒋带领剩余的国民党仓皇退到台湾,从此封闭大陆所有的消息。

台湾顿时成为了一座孤岛,在那里潜伏的地下工作者无法与大陆联系,被困在台湾的众人团结一致,共同对抗国民党。

虽然地下工作者的行踪很是隐秘,可他们的日子却不会一直这样风平浪静下去。

随着《光明报》的宣传力度越来越大,谢汉光的同事 王明德 (即地下党工作人员之一),因多次给女友传递《光明报》报刊,从而引起了“省主席”兼警备司令陈诚的怀疑。

陈诚

他拿到这份报纸后怒不可遏,直接派发电报,将报纸信息发到老蒋的手里。

老蒋看到电报内容以后,下令在一个月内将散播《光明报》共产党地下工作者通通抓住。

而无法忍受逼供的王明德,最终还是暴露了地下工作者的身份和秘密根据地,国民党不仅捣毁了基隆中学的秘密印刷点,还派人陆续抓捕了44个地下工作者。

其中就包含了身为基隆中学校长的钟浩东。随后,特务立即赶往钟浩东的住处,将其逮捕入狱,并向钟浩东逼问其他地下工作者等人的下落。

钟浩东

钟浩东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始终不肯透露出半点信息,反而一直高声呐喊道:

“我是共产党员,永远不会屈服国民党!”

没过多久,快要不成人形的钟浩东大步迈向刑场,直到临死前他也未吐露出有关谢汉光等人的任何消息。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如钟浩东一样铁骨铮铮,越来越多的人经受不住折磨,便供出了有关共产党的全部线索。

没过多久,身为台中工委书记张伯哲和台省工委蔡孝乾先后被捕入狱。张伯哲面对敌人的严刑逼迫宁死不屈,引得特务频频皱眉,在发现他也是个硬骨头后,便将张伯哲残忍杀害。

蔡孝乾

而陈仲豪作为《光明报》的主要印刷者之一,被国民党知晓后肯定会被杀害,组织通知他和相关人员想办法撤离台湾,回归大陆。

台湾当时的局势十分严峻,国民党对进出台湾的人员会经过层层审查,被抓走的地下党工作者数不胜数。

张伯哲和谢汉光眼看着国民党的搜查越来越近,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帮陈仲豪获得了假身份 “林辰康” 。

陈仲豪经过乔装打扮后,在其他同志的共同掩护下,终于能够有惊无险地乘坐飞机离开台湾。

陈仲豪

遭遇背叛后,孤身匿于山村38年

纵使台湾形势如此严峻,已经闹到了人心惶惶的地步,可谢汉光等还未被抓获的地下工作者始终没有退却,他们一直坚定着心中的革命信仰。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队伍中居然再次出现叛徒,就是因为他才让在台潜伏的共产党党员遭受了灭顶之灾。

这个人就是老革命战士 蔡孝乾 ,他被捕一周后,就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地下党信息全权暴露。

就因这一背叛导致我党 将近500名 在台同志被捕,多人因拒不投降国民党而壮烈牺牲,其中遭受牵连的人员更是 多达1800多人 。

此次国民党的抓捕致使在台湾的革命基地和组织,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

谢汉光作为一名共产党党员,自然也是在抓捕名单里面,不过他当时只是一名普通的潜伏人员,因此才有一部分缓冲时间,收到了其他同志冒死送来的情报消息。

原来,张伯哲在发现自己处境已然受到危险时,并没有想着该如何躲过此劫,而是利用为数不多的时间,派人给即将处于水深火热的同志们送去信件。

其他人收到信件后匆匆逃离,却没想到直接着了国民党的道儿。只有谢汉光收到信后躲藏在深山,因此才躲过国民党的搜查。

国民党为了抓到谢汉光,几乎将整个台湾都翻了个底朝天。谢汉光本想找张伯哲商量如何离开台湾,可他却意外得知,好友为掩护其他同志被残忍杀害了。

顿时,悲愤欲绝的谢汉光强忍着对叛徒的仇恨和失去战友的悲痛,开始进行自救行为。为的就是不让那些并肩作战的同志们白白牺牲,有朝一日他定会将这段历史 大白于天下 。

谢汉光利用自己多年来的潜伏经验和乔装能力,一路逃到了偏远的小山村内。

村长当时也曾怀疑过他的身份,质问他到底是什么人。

谢汉光不敢说出实际身份,只得说自己是从大陆来的国民党逃兵,因为实在不堪忍受欺凌只好潜逃出来,恳求村长能放他一条生路。

也许是村中壮汉纷纷被抓去充军的经历,让村长心生怜悯,再加上谢汉光文质彬彬,也懂些学识。

村长就把他带到村民面前,让其顶替了一名去世村民的身份。从此,谢汉光就有了个新的台籍身份 叶依奎

谢汉光为感谢村长的收留,利用自己的农学知识帮助村民种植粮食,不久后就和村民们打成一片,关系要好。

村子在密林深处,对外界信息并不相通,等到风声不太紧的时候,他也会趁着村民出山时,悄悄探听外部的消息。

遗憾的是,外面情况依旧危机四伏,曾与他作战的同志们几乎被屠杀殆尽,再加上台湾将两岸联系全部切断,他无法与大陆取得联系,只能继续潜伏在村子里做个普通的农民。

几年过去了,村民们看谢汉光一个人孤苦伶仃,他们都想给他介绍个媳妇,但都被谢汉光婉言拒绝了。

谢汉光

在这漫长而又孤寂的岁月里,谢汉光无时无刻都在挂念自己新婚9天就分别的妻子,他热切的盼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回到大陆,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妻子和家人。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一晃就过了38年,谢汉光看着自己的黑发逐渐全白,他不清楚自己有生之年是否还能回到大陆,回到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家里。

42年后归来,一家人终得团聚

1987年,经过政府和台湾的多次沟通,台湾当局宣布开放两岸的探亲政策,凡是在大陆有血亲、姻亲、三等亲以内之亲属者,均可申请到大陆探亲。

台湾民众到大陆探亲

接到这一政策后,谢汉光终于能够走出大山,他多年来的期盼也得以实现。

他毫不犹豫地用农民叶依奎的身份提交探亲申请。经过层层审批后,他于1988年底,终于和妻子重逢。

令谢汉光感到惊喜的是,他离开时妻子已怀有身孕,给他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待他归来后,孙子孙女都已经有3个了,现在距离自己当初离开已过去了42年。

谢汉光一想到妻子多年来孤身一人养育儿子,肯定经历了不少的艰辛和冷眼。他满含热泪地拉着妻子的手,千言万语此刻都被他化成一个深情的眼神。

谢汉光和家人

谢汉光回到大陆后,用的是叶依奎的台籍身份,当地政府只能将他当做是贫困的台胞,每月仅给他120元的补贴。

谢汉光多次写信给政府,希望能恢复自己的党籍,可当年和他一同潜伏在台湾的同志几乎都壮烈牺牲了,谢汉光的身份已然成谜。

虽然他对此感到遗憾,不过一想到自己能侥幸存活下来,已经很是幸运,因此他并未再向组织提出任何要求。

但组织决不会让那些曾为国家出生入死的老战士寒了心。中央派遣下来的工作人员奔走各地经过多方调查后,发现谢汉光所言属实,一字不假,几乎把所有人都震惊到了。

当年国民党在台湾所做的一切,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大部分的党员都在那场围剿中壮烈牺牲,如今竟有一位地下党员躲过此次浩劫,让他们感觉到不可置信。

为确保谢汉光的真实身份,他们找到了曾被谢汉光冒以生命危险送出台湾的陈仲豪。

而陈仲豪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终于见到了老战友谢汉光,于是他立即把谢汉光的经历写成材料递交给组织。

老年的陈仲豪

组织派人在经过严密的审核和查证后,终于将谢汉光是地下革命者的身份落实成功,不仅恢复了他的名字和党籍,还让谢汉光得以享受离休干部的待遇。

谢汉光突然想到当年那些牺牲的潜伏战友们,并未被组织评定烈士身份。

于是他和陈仲豪将当年在台湾潜伏的经历全部写出,同时一直四处奔走查找证据,将资料整理成文件后,联合曾经的十几位老战友一起上报。

经过多人的走访调查取证后,组织终于能够承认张伯哲等同志的烈士身份,于第一时间给予了他们极高的荣誉,让烈士们的英勇事迹不会随着黄土而掩藏。

1996年,谢汉光老人在家人的陪同下安详离世。

谢汉光坎坷的一生,正是当年革命先辈们的真实写照。其中还有很多位像谢汉光一样在黑暗中,用生命游走在刀尖虎口之上的无名英雄,以时刻牺牲的准备为后辈们换取了现在的幸福生活。

就像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上所刻的一句话一样: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永垂不朽”。

英雄纪念碑

他们为国家所做出的贡献将永远被历史、被后人所铭记。

作为他们的后代,我们应传承他们的革命精神,让我们的子子孙孙为祖国的繁荣富强继续努力下去!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