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4044阅读
  • 48回复

[转贴] 木棉(关于周文雍与陈铁军 )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苗溪
 

只看楼主 正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6-04-10
木棉
2005-7-8 19:00:49


我曾经说要在博客里写一个“完美”系列,朋友问我会不会写到陈铁军,我说会,题目就叫木棉。但是,我一直写不出来。关于那场惊天地动鬼神的婚礼,人们说得已经很多很多了。

看那个电影的时候我上初三。其他细节我差不多都忘了,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条绣着木棉的围巾,和他们就义之处满地的英雄花。

后来在大学里读到了那个时代最为著名的爱情宣言:“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第一次读到这首诗,一下子就想起了少年时代看的那部电影。那是一部平庸之极的电影,浪费了一个极好极好的题材。唯独这个木棉的创意是值得称许的。不要做攀援在富贵之树上的凌霄,她要长成一棵挺拔的木棉,自己扎根在广袤的大地。

看过她青春时代的留影。典型的南国姑娘,无领浅色上衣,大而明亮的眼睛,丰满倔强的双唇,自信生动的微笑。这是刚刚绽放的红硕花朵,英姿勃发,热烈果敢。然而,看那一张铁窗前的合影,她却更像一棵沉默的树。洒脱地站着,没有搀扶或倚靠。安详,甚至有些许的冷傲。式样优雅的帽子和衣裙,似乎是做着赴死的准备。身边的他是也严肃的,身体微微向她倾斜,衣衫有些凌乱。这一刻,他们到底在想什么?“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可惜,已经没有时间倾诉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千言万语了;不,或许那一刻根本就不需要任何言语。 “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够体会得到这样的幸福和自豪?

1928年2月6日。他23岁,她24岁。



当时,在香港避难的战友看到报章上这张铁窗前的合影,禁不住潸然泪下。
~~追~~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2018-05-24
回 sdfandy 的帖子
sdfandy:龙华烈士陵园中有当时的一份新闻报道,在大革命失败后,有一对情侣蔡博真和伍仲文,在就义前的囚车上举行了一场婚礼。 (2018-04-07 18:33) 

谢谢。 我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两位原来是和左联五烈士一起被捕牺牲的,可惜资料太少了,蔡烈士的生年都是个问号。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sdfandy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2018-04-07
回 岁寒 的帖子
岁寒:说来听听啊 (2018-04-04 16:26) 

龙华烈士陵园中有当时的一份新闻报道,在大革命失败后,有一对情侣蔡博真和伍仲文,在就义前的囚车上举行了一场婚礼。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2018-04-04
回 sdfandy 的帖子
sdfandy:你们只知道刑场上的婚礼,可知道囚车上的婚礼吗? (2018-03-20 00:31) 

说来听听啊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sdfandy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2018-03-20
你们只知道刑场上的婚礼,可知道囚车上的婚礼吗?
离线李延杰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2015-06-26
刑场上的婚礼的故事真实感人!谢谢分享!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2015-02-14
这是目前我所找到的关于“刑场上婚礼”的最早文章,虽然文学性较大,但其中有些小细节也许是真的 。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2015-02-14
1957年 《中国工人》黄庆云的文章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15-02-11
陈铁军中学时代照片

这张照片刊登于《中国妇女》1962年,原文题为《记陈铁君烈士》(作者伍乃茵),烈士名字有误,内容也无甚新鲜,但这照片我未曾在其他文献中见过。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15-02-09
Re:[转贴] 对陈铁军烈士有关史实辨析( 林军、戴晓歌)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5-02-07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5-02-07
“刑场上的婚礼”与刑场外的真相


李立三在香港决定:以麦裕成为书记,重建广州市委。麦裕成参加过广州暴动,在此时回去是极其危险的,结果麦裕成与市委委员周文雍、季布高等返回广州后不到一个月,市委机关即被破获。1928年1月下旬,麦裕成等40余人相继被捕遇害。但李立三不是及时让广州尚未暴露的干部撤回香港,避免更大损失,而是任命季布高继任广州市委书记,周文雍任市委委员,要求广州市委在春节期间发动工人暴动。周文雍多次在公开场合露面,广州很多人都认识他,在广州继续工作,无疑是非常危险的。但周文雍服从上级指令,与陈铁军隐居市区,继续筹备暴动。由于叛徒告密,周文雍于1928年2月2日被捕。

周文雍、陈铁军英勇就义,没有婚礼

周文雍和陈铁军被捕就义的过程,当地报刊有详细的报道。1928年2月4日下午,国民党广州卫戍司令部谍报队长何荣光接到叛徒告密,带人乘车驰往广州西关的荣华西街17号2楼,搜捕“共党首要”周文雍。谍报队将住宅包围后,闯入室内搜查。周文雍来不及逃跑,藏在浴室里,被谍报队抓捕。陈铁军当时也在场,与周文雍一起押往卫戍司令部。

第二天,卫戍司令部执法处长审讯周文雍。周文雍痛快地承认了他是广州暴动三领袖之一,其余二人是张太雷和黄平。他承担了一切责任,并强调陈铁军没有参与他的活动,是无罪的。但国民党当局“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人”。6日,法官宣布判处周文雍、陈铁军死刑,执行枪决。

这天下午,国民党军法处叫来记者,将周、陈二人摄影存档。两人面无惧色,携手昂然直出。周文雍穿杂绒西装,脖子上围着一条围巾,双手插裤袋中。陈铁军手里拿着一支香烟,且吸且微笑,外着黑绒长袍,内衣花红棉袄,头戴淡紫色毛线软帽。照相时二人表情从容镇定。法官宣布处决命令后,周文雍说:以前供状有不完备的地方,请求予以更正。法官允许后,周文雍指着铁军对记者说:“我的妻子陈影萍是化名,她的真名叫陈铁军,原来是中山大学学生。”然后法官问起广州暴动的情况,周文雍侃侃而谈,认为他参加革命是正义的,绝无怯懦反悔之意。陈铁军也简要叙述了自己参加革命的经过,说她在国民党清党之后,便离开中山大学,开始秘密工作。记者参访完毕,法官宣布将二人押往刑场。国民党士兵上来捆绑周文雍,周文雍摘下围巾,绕在陈铁军的项上,紧紧握住陈铁军的手,以示诀别。陈铁军因为是女性,没有捆绑。但陈铁军手握周文雍颈部的绳子,让周文雍能够呼吸自如。然后二人与其他被处决的共产党员一起上车,押到郊外的红花岗。新闻报道说:“周陈临刑前,容色不变,沿途均呼共产党万岁之口号。”

周、陈二人的大义凛然,使在场的记者无不感动。在报道此事时,不仅详细生动地记录了二人临终前的言行,而且采取了客观的态度,没有使用任何污蔑和歪曲的文字。这在当时的形势下是极为难得的。由于这些报道,周文雍、陈铁军的英勇就义被载入史册,受到后代的敬仰。但是他们并没有在刑场上举行婚礼,那些情节是后人加上的。

与周、陈一起被捕牺牲的广州市委干部共10人,这是短期内中共广州市委遭受的第二次重大挫折。但李立三还不吸取教训。5月,李立三派吴毅兼任广州市委书记,季布高任市委常委。两人大革命时期就在广州工作,均参加过广州暴动。他们不顾个人安危从香港返回广州开展地下斗争,也先后于1928年7、8月间不幸被捕遇害。

广州党组织屡遭破坏,负责干部相继被捕遇害,从外因讲是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但从内部因素看,左倾错误路线是主要原因。广州暴动失败后,广东革命形势已经处于低潮,但李立三错误地估计形势,认为广东仍会继续革命高潮,把组织第二次暴动作为工作中心。4月12日,广东省委在《广东政治任务的工作方针决议案》中指出:“广州暴动的再起,又必然是全省暴动的完成。”广州暴动失败后,大批共产党人和工农群众惨遭杀害,党应该采取隐蔽的方针,逐步恢复和发展革命力量。而李立三等急于要求发动第二次暴动,把广州仅存的革命力量完全暴露出来,很快遭到了血腥镇压。

由于临时中央左倾盲动错误路线的影响,广东干部蒙受了巨大损失。许多原本可以保存和隐蔽下来,为中国革命作更大贡献的优秀干部,就这样倒在了敌人的屠刀下。“刑场上的婚礼”只是这一幕悲剧的缩影。

(作者系中国军事科学院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5-02-07
“刑场上的婚礼”与刑场外的真相


  在指挥部的黄平得知张太雷牺牲的消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叶挺不在,周文雍也不在,四周一个军人也看不见。晚上,黄平向在座的人建议,让恽代英隐蔽下来,写广州暴动的始末。大家赞成,恽代英就离开了。到了10点钟模样,参谋长徐光英回来了。他说不能支持了,建议撤退,并对黄平说:“你们都是文人,随队伍走没有什么用处,不如隐蔽起来继续斗争。”黄平等人只好含泪而退。走到西关时,黄平遇见周文雍,把撤退的决定告诉他,两人就分手了。

  12月13日,国民党军队从西北和南面攻入珠江以北市区,在“杀绝共产党”的口号下,进行了骇人听闻的大屠杀。当时军警满街搜捕,听讲话不是广东口音的,抓着就杀,甚至连问都不问,看你不像本地人就杀。有些人在街上过,想看看热闹,也被杀害了。12月17日《大公报》报道:“共产党由广州东门退出时,在东校场遇伏,死伤逾千人。逃白云山,复为薛岳部兜击,闻被擒千余人。14日第2师枪决共党百余人,公安局枪决三十一人,内俄人五名。其他各街枪决八十余名。女共党多人,被用棉花包裹,浇火油焚毙。夺回广州之李福林军,搜索潜伏市内各地之共产党极端严厉。一经发觉,立即捕获枪决。其数约达一千余名。街头尸体累累,凄惨之状,不堪寓目。”

  周文雍率领赤卫队战斗到最后,已经没有机会突围,只得在市区隐藏起来。几天后,他被抓住,关进监狱。黄平闻讯后,赶紧找人营救。当时局势很乱,国民党还没来得及审讯犯人。黄平派人利用探监的机会,让周文雍吃辣椒,造成体温升高的假象。然后说他得了传染病,送到监狱医院治疗。公安局上了当,把周送到医院。一位参加过省港大罢工的司机梁梅枝,借了辆汽车,带了几个人,到医院把周文雍抢走。汽车开到东山,大家把周文雍的脚镣砸开。周文雍死里逃生,与黄平等人一起到了香港。

  李立三强迫周文雍等返回广州

  广州暴动,是在共产国际指挥下,瞿秋白的临时中央政治局策划的典型的盲动主义路线指导下的武装起义。结果是,在大革命时期积累起来的共产党组织基础,短短几天内就断送得干干净净。红旗仅仅举了三天,换来的是几千党员、工人和群众的流血惨死。

  但是,中共中央坚持认为中国革命的浪潮是高涨的,群众的革命情绪是有增无减的,还要在各地继续发起暴动。对广州暴动,他们反而认为做得还不够。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李立三被任命为广东省委书记,赴港主持工作。

  1928年1月1日,省委在香港召开广州起义总结会议。会议由李立三主持,他首先叫大家起立 ,为广州起义牺牲的烈士默哀。讲了几句开场白后,李立三就批评黄平作为广州起义三人小组领导人之一 ,没有很好发动群众,致使许多工人不知道广州起义,甚至起义爆发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批评黄平不负责任,特别是张太雷同志牺牲后,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惊惶失措,撤退命令只通知武装部队,不通知工人赤卫队,以致工人赤卫队坚守阵地,弹尽援绝,牺牲惨重。黄平不服,据理力争。李立三很生气,大骂说:“你还不肯承认错误,我以政治局候补委员资格,向共产国际控告你!”恽代英见两人情绪激动,站起来主动作了自我批评,缓和会议气氛。然后,李立三挥舞惩办主义的大棒,宣读了对广州暴动领导班子集体处分的决议:

  一、黄平同志系最高指导机关负重要责任的同志,所以指导机关所犯的一切错误,黄平同志应负重大责任。尤其是退却时,没有具体的计划,未设法通知负责同志的错误更大。所以黄平同志应予以开除常委委员、广州市委书记职务,调做下层工作,并决定开除省委委员职务,留党察看三个月之处分……

  二、周文雍同志系最高指导机关负责同志之一,指导机关所犯的错误,应连带负责。同时系赤卫队总指挥,关于赤卫队一切错误更负重大责任。所以周文雍同志应予以开除常委委员、广州市委委员,调做下层工作,并决定开除省委委员职务……

  恽代英、叶挺、陈郁、杨殷等也都受到了撤职、留党察看等不同程度的处分。黄平对李立三的处分不服,去上海向中央申诉。瞿秋白、周恩来、邓中夏听了汇报后,也感觉李立三这样处理不对。黄平没有返回广东,暂时保住了性命。

  李立三不但不吸取广州暴动失败的教训,反而采取极不负责任的冒进态度,把参加过广州暴动,失败后遭通缉,已经逃到香港的幸存干部再次派回广州,让他们“戴罪立功”,重新组织暴动。这种做法不但极不现实,而且是不顾同志的死活,轻易断送他们的宝贵生命。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5-02-07
“刑场上的婚礼”与刑场外的真相
2012-03-29 10:48 同舟共进


 “刑场上的婚礼”与刑场外的真相

□    刘   统


  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有个“刑场上的婚礼” 的故事:

  1928年2月6日,在广州红花岗畔的刑场上,两个青年革命者面对敌人的枪口,从容不迫地举行结婚典礼。他们就是广州起义行动委员会负责人之一周文雍和当时中共两广区委妇女委员陈铁军。

  陈铁军出身华侨商人家庭,在五卅运动革命浪潮的冲击下,她由一个追求个人上进的大学生,转变为关心国家、民族前途,积极参加进步活动的革命者,1926年加入了共产党。1927年,广州发生了“四一五”反革命政变,白色恐怖笼罩全城。这时党派她协助周文雍工作。周文雍是中共广州市委工委书记,正夜以继日地准备武装起义。为了掩护工作,党指示两人合租一个房子,建立秘密联络点。他们假称夫妻,秘密进行活动。工作上的互相帮助和生死与共的斗争,把这两个年轻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但在当时,他们都以事业为重,顾不上谈个人的爱情。

  1927年底广州起义失败后,周文雍和陈铁军继续在广州坚持地下斗争。由于叛徒的出卖,两人同时被捕入狱。在狱中,他们不屈不挠,坚持斗争。1928年2月6日,周文雍和陈铁军被押上刑场。两位志士态度从容,昂首挺胸,高唱《国际歌》。陈铁军向周围的群众宣布:“我们要举行婚礼了,让反动派的枪声来作为结婚的礼炮吧!”一对革命情侣,就以这样的英勇气概慷慨就义了。

  这个故事感人至深,既壮烈,又浪漫,后来被改编成电影和戏剧。但是,当我们还原当年的历史,却发现这是党内左倾盲动路线造就的一出悲剧。

  广州暴动失败,周文雍被捕躲过一劫

  1927年是乌云翻滚的年代。蒋介石、汪精卫相继背叛革命,对共产党人进行逮捕和屠杀。中共被迫拿起武器,作殊死斗争。当时的共产党人尚处在幼稚时期,还不懂得如何进行武装斗争,而是遵从共产国际的指令,以城市为中心展开暴动。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相继失败,革命处于低潮。但以瞿秋白、李立三为首的临时中央,却错误地认为革命仍处于高潮,只要党一声令下,就会有千百万工农起来暴动,建立苏维埃红色政权。11月,中共中央命令广东省委在广州发起武装暴动。

  广东是共产党基础最雄厚的地区,大革命在这里发源,许多工农群众深受影响,加入了共产党和工会、农会组织。当时还有一个机会:拥护蒋介石的广东军阀李济深,与拥护汪精卫的北伐军将领张发奎产生矛盾,张发奎发起“护党运动”,将李济深部队赶出了广州。张发奎当时尚未完全反共,所以共产党组织可以在广州公开活动。张发奎手下的教导团由共产党员叶剑英指挥,驻扎在广州。中共中央派往广东工作的政治局委员张太雷和共产国际代表纽曼认为这是暴动的好机会。12月7日,纽曼和张太雷召集广东省委会议,指示发起暴动。

  纽曼、张太雷策划暴动,出现了一系列失误。首先,在广州搞全面暴动,兵力究竟够不够,条件充分不充分,谁也没有把握。张太雷是个书生,没有军事工作经验。他其实是在执行共产国际代表、德国人纽曼的命令。另一位主要负责人广州市委书记黄平,也是一介书生。他们在策划暴动时,为了保密,居然没有让叶挺、叶剑英等军事干部参与,使得暴动从一开始就处于混乱和无计划的状态。

  从香港赶来参加暴动的军委委员聂荣臻说:“当时领导起义的以张太雷为首的省委一些同志,像恽代英、陈郁、周文雍等同志,很勇敢,革命热情都很高,但缺乏军事知识,没有武装斗争经验,有秀才造反的味道。往往都是诺伊曼(即纽曼——编者注)等国际代表说了算。”纽曼生搬俄国革命模式,主张像十月革命那样,举行总同盟罢工,从罢工发展为示威游行,进而进行城市暴动,夺取政权,成立城市苏维埃。发动起义的时间,纽曼主张白天搞。大家建议还是晚上搞, 趁敌人警戒稍微松懈来个突然袭击,首先占领军事机关,成功的可能性比白天大。

  12月11日凌晨,暴动开始了。周文雍指挥工人赤卫队进攻警察局。黄埔生徐向前被派到赤卫队第6联队组织工人行动。他手下是手工业作坊的工人,有缝衣服的、做家具的、打铁的,革命热情很高,但都没经过军事训练,许多骨干连枪也没摸过。暴动那天夜里,赤卫队还是赤手空拳。原来说好起义前要给各联队送武器来的,左等右等,等了半夜,不见人影,大家心急火燎。这时,有个提着菜篮子的年青女同志走了进来, 从篮子里拿出两支手枪、几枚shou3liu2dan4 , 这点东西 , 加上些铁尺、木棒、菜刀 , 便是第6联队暴动的武器。

  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勇敢地投入战斗。赤卫队攻占了警察局,教导团控制了观音山(即现在的“越秀山”——编者注)制高点,暴动成功了。张太雷召开大会,宣布成立广州苏维埃政权。周文雍被任命为劳动委员兼赤卫队总指挥。但是,张发奎等逃到珠江南岸,调动军队向广州市区反扑。周围的国民党军也纷纷向城里开进,形势对起义军极为不利。叶挺、叶剑英主张趁国民党军主力没有包围广州之前,连夜撤向海陆丰,同南昌起义军余部会合。这个正确意见遭到纽曼的否定。纽曼认为起义只能以城市为中心,而且必须“进攻,进攻,再进攻”,退却就是“动摇”。他骂叶挺要去“做土匪”,力主坚守广州,进行巷战。张太雷在关键时刻不敢反驳纽曼,这样起义军便失去主动向农村转移的机会 , 陷入被动。

  12日晨,国民党军队在英、美、法、日等国军舰支援下围攻广州市区。这天中午,张太雷还在丰宁路(现人民中路——作者注)西瓜园操场举行广州苏维埃政府成立庆祝大会。大会正在进行时,传来国民党军从四面八方向市区进攻的消息。情况危急,大会不得不提前结束。张太雷乘车返回总指挥部,途中遭袭,不幸中弹牺牲。张太雷一死,广州暴动失去领导核心,陷入一片混乱。黄昏,国民党军又多次进攻观音山 , 起义军伤亡很大,处境十分危急。叶挺等人决定乘包围圈未合拢,率领教导团等部队撤出广州 ,向北江方向撤退。当夜,教导团大部和警卫团、黄埔军校特务营、赤卫队各一部 , 约 1200人经沙河向花县(即今广州市花都区——编者注)撤退。在市区的工人赤卫队比较分散,有的在巷战, 没有接到命令。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5-02-07
周文雍陈铁军烈士就义纪实

距今53年前,1928年的一天上午,广州市惠爱中路(即现在中山四路),行人熙熙攘攘,突然一阵凄厉的号声:“打打打,打打打”从维新路(即现在起义路)传来,途人驻足静观,只听号声渐远,一队横枪上刺的警卫军由两个“步号”和两个“马号”带头,慢步前进。行至永汉公园(即今儿童公园)和李占记钟表店之间,忽听高呼口号声:“中国共产党万岁,拥护苏维埃政府”。旋见鱼贯而来的有3辆人力车(黄包车,也叫东洋车),为首一辆,坐着一个约三十岁左右的壮年人,身穿一套黑线仔绒反领西装,白色衬衣,把领反出外面,没打领带,足踏黑皮鞋,头长“花旗装”,双手用绳反缚,领插纸签,写上周文雍的名字,他精神镇定,毫无惧容。其次则是一个穿棕色对胸衫,无鞋无袜的男人,也反缚双手,插上纸签,签上写着黄××的(是另一案件者)。最后一辆坐着个女的,短发,穿的是黑色“旗袍”,内衬全白底长衫,脚穿长筒黑袜,配黑中踭皮鞋,神态自如,也无惧色。亦反缚插签,写着“陈映萍”名字。三辆人力车的左右两旁都满布着侦缉,肩上挂上蓝底白字号带,带上印有“广东省会公安局侦缉科”字样,他们都手执短枪,贴近车边。两旁侦缉对开,还有配刺刀的两行警卫军拦住行人,不许迫近。

  整批人员缓缓地向东进发,那时仍有继续的高呼口号声,只听途人附耳细语说:“第一个最够胆呀”。大批人马继续行进,到达东沙路口(即先烈路)一转角处,军警即散开,截断交通,不准行人通过。这里原有一间小破庙,庙后面是个小山岗,叫红花岗,葬着4位旧民主革命烈士——温生才、林冠慈、钟明光、陈敬岳。烈士墓旁就是那时的“刑场”。只见警卫军人从人力车簇拥着三个人上岗,又听到岗上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的口号声。俄顷,喇叭声大作,随后枪声四起,岗上突然静了一下,军警撤退了,人们拥上看现场。这的确使人想到“慷慨赴死易,从容就义难”的真实道理啊!
  事后,在那间破庙前贴上了一张布告,布告是用玉扣纸写的毛笔字,只有一张,内里写的“为布告事以昭炯戒。计开:周文雍,赤卫队总指挥,广东省立工专学校毕业,黄××,陈映萍广州西关坤维女子中学毕业”。布告的日期是用红朱笔一“剔”的。
  按:当年那个“刑场”,就是今天烈士陵园正门入园的右面石阶上去的那个小山岗——红花岗四烈士墓侧面。
  据一些书籍记载,周文雍同志当年是与广州西关坤维女子中学毕业生陈铁军同时就义的,而上文所述的陈映萍也是广州西关坤维女子中学毕业的,如此,则陈映萍当是陈铁军的别名了。特录之以供编写史书者作参考。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12345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09-09-01
她有妹妹不知道。我太寡闻了。坛里高人太多了。     
离线五月花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09-08-24
引用第37楼岁寒于2009-08-24 18:47发表的 :
她牺牲之后女儿被毒死的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09-08-24
她牺牲之后女儿被毒死的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五月花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09-08-23
 
引用第31楼苗溪于2009-05-19 10:11发表的 :
完全同意。
你看这尊雕塑,还有那幅油画,都是根据历史照片创作的,但一点没有历史照片的气韵,不是靠在一起就是直不楞登地站着,岁寒文中写的“(她)洒脱地站着,没有搀扶或倚靠。安详,甚至有些许的冷傲。式样优雅的帽子和衣裙,似乎是做着赴死的准备。身边的他是也严肃的,身体微微向她倾斜,衣衫有些凌乱。”这些艺术创作里根本没有。他们都不能理解这对情侣啊。
.......


引用第33楼岁寒于2009-05-19 11:53发表的 :
看了31楼的作品,看来我太武断了,艺术家们还是参考了照片的。可是……那个雕塑,我怎么觉得铁军的脖子弯得像要被扭断了似的,那幅画(我怎么看着像水粉?)里铁军穿的啥?上衣是似乎是这几天特流行的调带外加罩衫,下面似乎是裙裤 [表情]



刚被“前妻的妻弟”给整晕;又在这……

哦哦……明白了,人家那是写意;是现代派先锋派;是超现实主义,是……不能完全等同于历史照片。
[ 此贴被五月花在2009-08-23 12:03重新编辑 ]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09-05-19
看了31楼的作品,看来我太武断了,艺术家们还是参考了照片的。可是……那个雕塑,我怎么觉得铁军的脖子弯得像要被扭断了似的,那幅画(我怎么看着像水粉?)里铁军穿的啥?上衣是似乎是这几天特流行的调带外加罩衫,下面似乎是裙裤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