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140阅读
  • 6回复

国家话剧院《红岩魂 》流水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岁寒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5-07-03
— 本帖被 若水 设置为精华(2015-07-04) —
1949年深秋,西南某大城市,解放大军兵临城下。军统保密局决定在撤退之前的24小时内处决集中营中的所有犯人。政治犯们早就做好了越狱准备,其中一名犯人的父亲就是守城军队的司令。就在越狱即将开始的时刻,狱中领导人突然宣布中止越狱行动,因为他偶然得知军统将在24小时之后炸毁这座城市的所有重要设施和厂矿。他要求国军守城司令的儿子,一名坚定的中共地下党员,假装叛变,出狱后将这一重要消息通知给地下党和游击队。这一临时决定可能导致假叛变的党员终身被人当作真叛徒,也可能把全体难友的越狱之路完全断绝,其中包括那位即将出狱的党员的恋人。


这就是话剧《红岩魂》的打开方式。

故事的主干的确是以往作品都不曾有过的,但这个创意的版权严格意义上属于小说《红岩》的作者罗广斌。罗在他著名的《狱中报告》中曾经提到,当时白公馆内部有几个起领导作用的核心人物,他们是许晓轩、王朴、刘国鋕等人,这些人经过集体研究,希望罗广斌利用他哥哥罗广文的关系假装自首出狱,然后设法找到地下党组织来营救白公馆和渣滓洞内的犯人,后来由于时局变化太快,这一计划未能实施。不过,《红岩魂》对这个计划的加工方式明显是用了时下谍战戏的套路——中共地下党的儿子(或闺女),国军司令员的爹,爹要攻城,儿要保城。套路不是不可用,但《红岩魂》的故事逻辑有点让人头晕。以叛徒身份出狱的刘思扬,如何能够迅速找到地下党并且让地下党信任他?要知道
24小时之后所有炸药就会按时爆炸。而更加令人诧异的是,刘思扬不仅在24小时之内迅速将炸城的消息通知给地下党,而且通知完毕之后又成功地重返集中营,再次成为犯人并与同志们一起光荣牺牲,难道说集中营像茶馆酒馆一样可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这部戏一开场,特务头子徐远举就命令行动处所有人员不得休假不得离开集中营一步,这当然是为了防止狱内跟狱外互通声气,可徐远举就不怕刘思扬这个公子哥儿把狱外的消息带到狱内?难道他此刻是让江雪琴和小萝卜头儿的鬼魂吓傻了?

徐远举被鬼魂缠身,这也是话剧《红岩魂》的创意。起因是他亲手杀害了江雪琴和小萝卜头儿,而此前他从未杀过女人。如此说来徐远举可真是为他的党国鞠躬尽瘁了,枪杀犯人这样的事情历来都是底层士兵,顶多是底层小头目来做,一个大处长亲自参与实属罕见。但作为一个党国军人,徐远举也有非常不合格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心理过于脆弱,杀了几个犯人,精神就接近崩溃,总看到江雪琴和小萝卜头儿在他眼前晃动。于是编剧干脆就让已经牺牲的这两位时不时地出来抒情一下,江姐想念儿子,小萝卜头自然是思念父母。
24小时,组织越狱、获得机密、暂停越狱、假装叛变、传递情报……本来是一部可以做得紧凑而紧张的戏,但没完没了的闪回,又是朗诵又是抒情的,节奏彻底破碎,完全不知道编剧是想做一部情节剧还是一部散文剧。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编剧对心理问题非常感兴趣。剧中精神出现问题的人物不光是徐远举,还有他的得力干将之一郑克昌。不知道郑克昌是不是因为对前途绝望而心理变态,就在包括徐处长在内的所有人都忙得鸡飞狗跳的时候,他竟然把一个马上就要被枪决的非党员胡浩(也许是罗浩?台词没太听清)拎出来提审,而且搞了严刑逼供,在拷打犯人之前他绘声绘色地描写了人的肉体在遭遇酷刑后会产生的三种不同层次的疼痛……当然,这次匪夷所思的拷打也许是为了让胡浩死于未成年的
17岁,然后让拥有一个地下逃生通道的袍哥大爷罗五爷幡然醒悟,最终带着监狱之花卓娅和索菲娅逃出虎口,否则罗五爷是无论如何只肯自己逃命的。徐远举产生了幻觉,郑克昌产生了焦虑,而皮小云病得更重,因为丈夫任文甫的叛变,她干脆就直接疯了。疯了的她逢人就夸自己的丈夫是个英雄,而且还会用俄语说:不,不,我不是叛徒!敢情,皮小云夫妇难道是留苏归来的党员?

任文甫,这名字有点意思。任达哉,李文祥,蒲华辅,可见编剧同学还是在文献阅读方面很下了点功夫。名字虽然在剧中反复出现,但一直到最后这个叛徒才出来打了个酱油,好奇怪这个高官叛徒为什么到这会儿才被释放,也许是为了让他发表一顿真实的叛徒李文祥的高论:我入狱坚持了八个月,他们早该撤退了,没撤退被捕可不能怪我……但令人万分不解的是,既然皮小云这么真实的名字都用上了,为什么要把胡启芬改名叫熊启芬,而孙明霞们一口一个熊大姐,怎能不叫人频频出戏——熊大姐,渣滓洞女犯人只有一个姓熊的,那就是叛徒李文祥的妻子熊咏辉,莫非是因为“熊”字的发音比“胡”更加响亮?那干脆别让江姐那么早就牺牲好了,“江”在听感上的响度是毋庸置疑的,而这个“熊大姐”在剧中本来就是个多余到完全可以不要的角色。



说到出戏,还有个重要人物也令人惊奇,那就是著名的成岗,他在剧中貌似就干了一件事儿——劝说罗五爷带卓娅和索菲娅一起从秘密通道逃生,而组织上之所以把这个任务交给他,就是因为他也是袍哥组织的一员。苗溪说陈然同学的确跟袍哥们有过一点交道,于是编导就把我们的小帅哥成岗搞成了一个一身短打的黑帮组织基层成员的模样。听成岗和罗五爷操着一口京片子讨论着四川袍哥组织里的事儿,我就在想,为什么印尼华侨胡浩小同学的南洋口音改不掉?他找成岗和罗五爷教教国语不好么?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时下人们已经很少写信的缘故,编剧同学貌似很怀念写信这种传统的交流感情的方式。他不光让江姐写一封信,写两封信,写三封信,他还让郑克昌和黎纪纲也分别给自己的娘亲和兄长写信。哦,郑克昌是多么大的一个孝子,他竟然把自己用来逃命的两根金条寄给乡下的老娘买地,他们国民党不是整天宣传共产党共产共妻么?他就不怕这些地很快会被共掉?
黎纪纲,简直就是党国的脊梁,那么坚定、执着,飞蛾扑火一般地主动要求潜伏下来献身反共复国大业,演员形象也非常好,瘦削挺拔,从头到尾我都觉得,许云峰成岗刘思扬与黎纪纲相比的话,黎纪纲才是是编导的真爱。


女人无叛徒,这个命题这些年被“红岩”故事宣讲炒得火热,《红岩魂》也未能免俗。熊大姐带领众女友深入细致地分析了女人比男人更加忠于党忠于革命的原因,得到的结论是:我们女人生过孩子,从中懂得了为了希望就要忍受疼痛的真理。可是孙明霞同学没生过孩子,好像立场也很坚定,也许是江姐熊大姐等做了母亲的人教育的结果吧。

应该说这部戏的雷声还是很大,可惜雨总也下不下来。而且到最末了儿,雷声也变得有气无力了。终场,开场前那块刻有“红岩”的石碑再次被推上来,全体难友在临刑前集体朗诵狱中八条,每朗诵一条,用手中的金属棍子(又或者是手铐?高度近视的我坐在16排完全看不清他们的道具)敲一下牢门栅栏。哦,看到这里我只觉得皮肤上浮起无数细小凸起。“注意路线问题,不要从左跳到右”,这是有多么难朗诵,又有几个观众能够听得清演员们在说些什么?本来朗诵完了我以为会立刻枪声大作,万万没想到没有枪声,全体又第二次朗诵八条……此刻只觉得双膝中剑,然后忽然体会到编导的良苦用心——一定是担心第一遍朗诵有些条目观众没听懂,所以再来一次。

然后呢?然后就没了啊,就谢幕了啊。谢幕的设计倒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特务们人手一束鲜花上场,给红岩石碑献花,此时只觉得膝盖再次中剑。饰演许云峰的演员用毛笔把“红岩”二字刷红,不知道是不是寓意烈士们用鲜血铸就了红岩这块丰碑。背景是全体红岩烈士的遗照墙,也许是歌乐山烈士陵园方面提供的,但令人诧异的是其中竟然有牺牲于川东暴动战场的彭咏梧,按说他并不在红岩烈士之列。当然这是细节,可以忽略。

最后说一下演员。除了饰演徐鹏飞的是资深演员,经常在电视剧中露面,而且不止一次地演过特务头子,其他演员一概不认得。印象最深的是许云峰,形象好,声音好,演得也还不错,没有像剧中其他演员那么喜欢声嘶力竭地喊叫。因为坐得比较靠后,差点把这演员认成了廖凡。刘思扬,永远是手插在裤兜里玩世不恭的少爷样子,这样子不像小说中那个儒雅的诗人刘思扬,倒可以是任何一部电视剧中的阔少。成岗,上面说了,是非法群众组织底层成员的形象。孙明霞,除了她的长统靴(服装设计干什么吃的?),没给我留下任何特别印象。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若水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7-03
特务们人手一束鲜花上场,给红岩石碑献花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离线岁寒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7-03
回 若水 的帖子
若水:特务们人手一束鲜花上场,给红岩石碑献花[表情] [表情]  (2015-07-03 22:18) 

有创意吧?
“按预定计划,岁寒只能把大家送到这里,她还要连夜赶回她的岁寒书屋去。大家跟她握手话别后下车,目送着她独自一人驾车返回……”
离线苏日朗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7-03
看着看着就笑成了狗
鬼魂又是几个意思……
金雀银雀飞起来~~~
离线铿尔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7-04
已呆~~~
望断云天暮与朝,双星聚首叹今宵。情深每笑银河浅,心近毋愁白馆遥。一曲囚歌明志洁,千针文绣喻松骄。丹心矢志长相守,乌鹊何须更筑桥。
离线江晓渝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8-10
无力吐槽,有视流出吗?最近缺雷
东方破晓,矢志不渝
离线五月花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9-0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