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500阅读
  • 0回复

(转)中国共产党成立前上海发生了什么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06-23
中国共产党成立前上海发生了什么

稿件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http://yzlnb.sjzdaily.com.cn/html/2016-06/22/content_1258587.htm
  1920年11月7日,《共产党》月刊创刊号。

<founder-content>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的石库门里宣告诞生。在这前后,上海发生了什么?上海市档案馆保存着一批公共租界工部局的《警务日报》,这些曾经神秘的卷宗,正是还原历史细节的一把钥匙。
  租界警务密报跟踪报道陈独秀
  1920年8月22日,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 《警务日报》在“中国情报”一栏中,突然出现了长达36行的情报秘闻:
  “陈独秀,前北京大学教授,现居环龙路。据悉,陈正于该处安徽籍人士中组织一社团,旨在改进一系列安徽事务并废除现任督军……到达上海后,陈独秀去了全国学联和江苏教育联合会,但并没有参加任何学生会议,至此也可以确定他并没有公开卷入到学生动乱中。一般认为,陈独秀是一位相当激进的改革者,在北京时曾撰写过一些书,这些书在发行流通之前就被政府控制了。但是在没收前,学生就从政府圈得到了这些书的一些印本。”
  《警务日报》是工部局警务处编制的日报,从1907年到1938年,由警务处呈送总办处。主要记载警务处各捕房中、西人员变化情况,监狱及各捕房拘押囚犯统计,当日捕房管辖范围内发生的火警及各种刑案等。《警务日报》中的重要内容,总办通常会批转给工部局相关职能部门处理,或提交工部局董事会议及其各委员会——公共租界的决策与咨询机构,并加以讨论。
  《警务日报》属于动态简报性质,文字一般都比较简短。这则长长的文字,透露出一个重要信息:租界警方已十分关注陈独秀的行踪动向,并详细了解陈独秀在北京和上海的“过激”行为。
  公共租界的密报,探知陈独秀在1920年8月正在“安徽籍人士中组织一社团”。这些密报虽然未能破解出陈独秀组织社团的真正意图,但却还原出一个重要事实:1920年8月,中国共产党发起组在上海正式成立,选举陈独秀为领导人,称为“书记”。
  频繁的聚会活动引来密探记载
  1920年新年,租界的洋人们正沉浸在跨年的兴奋中,北洋政府依旧在分割、动乱中履行行政统治。就在元旦这天,上海《星期评论》周刊发表《红色的新年》的新年宣言:
  “一九一九年末日的晚间,有一位拿锤儿的,一位拿锄儿的,黑漆漆地在一间破屋子里谈天……他们想睡,也睡不成。朦朦胧胧的张眼一瞧,黑暗里突然的透出一线儿红。这是什么?原来是北极下来的新潮,从近东到远东。那潮头上拥着无数的锤儿锄儿,直要锤匀了、锄光了世间的不平不公……这红色的年儿新换,世界新开!”
  时处危局,理想与现实的强烈反差,让新兴知识分子发出红色新年的呐喊。而随着陈独秀南下上海,舆论界的南北执牛耳者有了地理和思想的交集。
  不久后,陈独秀住进法租界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今南昌路100弄2号)的石库门里弄,《新青年》编辑部也随之由北京再迁回上海。这里先后聚集了一批新文化运动者和早期共产主义者。上海已成为输出新文化范畴的进步知识分子的思想聚集地。
  就在酝酿筹备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日子里,一本薄薄小书——《共产党宣言》的出版,如同下了一场及时的春雨。
  就在渔阳里逐渐升温的建党过程中,苏俄对中国由关注的目光转化为实际的行动。1920年3月,列宁和共产国际决定,由俄共(布)中央远东局海参崴分局派遣一个代表团前往中国,首要任务就是联系中国社会主义团体,组建中国共产党和青年团。代表团一行五人以俄文报纸《生活报》记者的身份,于1920年4月初来到北京,经李大钊牵线,旋即来到上海拜晤陈独秀。他们的负责人是维经斯基。
  一时间,群贤聚集上海滩。频繁的聚会活动,引来租界当局关注的目光,于是,便有了本文开头《警务日报》的密探记载。
  历史承接与演进中迎来新拐点
  既有证据,租界警方为何不采取行动?这得益于在中国大一统格局中,“上海华界与公共租界、华界与法租界之间、公共租界与法租界之间,出现了城市管理的一道道缝隙”。这是物理意义上的缝隙,更是制度意义上的“缝隙”。对于早期共产主义的活动乃至中共成立后领导的政治斗争,提供了一个政治活动的缓冲地带。
  上海共产主义发起组成立后,发起组的部分成员又分赴各地组建党小组。一个共产主义的火苗,开始在中国大地悄然擦亮火花。
  租界里的文化出版政策步步紧收。1921年初《新青年》月刊的出版被破坏,8卷6号“排印将完的时候,所有稿件尽被辣手抓去”。初春不久,《共产党》月刊正排出第3期,突遭租界密探查抄,编辑部只得在此期一页空白纸上写下“此页被上海法捕房没收去了”一行字。
  1921年五一节之前,在共产党发起组的领导下,召集学校、社团、报馆中进步人士在渔阳里6号开过三次庆祝五一劳动节的筹备会。而这些活动,均被《警务日报》进行了密集记载。
  尽管受到严密监视,五一劳动节当日,上海共产党发起组成员还是集体出动。几名热血青年到先施公司的七层楼上,像天女散花似的把传单、标语投到大马路(南京路)上,不仅惊动了行人,也忙坏了印度巡捕。
  在中国开展卓有成效的联络和建党准备之后,1921年初,维经斯基受命回国。4月初,列宁派出共产国际的正式代表马林。6月3日,马林踏上上海十六铺的码头,在李达、李汉俊的协助下,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各地组织的代表有史以来第一次在树德里石库门大厅里汇聚,正式宣告中国共产党的诞生!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