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641阅读
  • 0回复

转:怀念无名英雄吴德峰和戚元德同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6-08-1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a65bc20100k31i.html
罗青长
     戚元德同志是我们的老大姐、老战友。我们前后相处四十年,存在着深厚的革命友谊,由于工作关系,他们的孩子叫我表叔,我叫他们表兄表嫂。
     一九三六年,二、四方面军北上,过了岷山后,我第一次见到吴老和戚大姐。长征途中,二、四方面军汇合后,成立西北中央局,吴德峰同志任白区工作部长。当时,我在组织部当干事。元德同志在长征中先后担任过红军野战医院宣传科科长、保卫局党支部书记等职。  
     吴老和戚大姐对党是非常忠诚的,是坚决拥护党的正确路线的。那时张国焘势力很大,吴老和戚大姐毫不畏惧,公开站在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一边,针锋相对地表态,反对张国焘分裂党中央、分裂红军的罪恶行为。在甘肃会宁吴老拍桌子与张国焘的亲信进行辩论。张国焘对吴老恨之入骨,搞了一个阴谋,企图借刀杀害吴老和戚大姐。要他们带很少的人去收编一个土匪部队,组织“抗日救国军”。当大部队离开后土匪头子要哗变,安排了一个“鸿门宴”,企图把我们的同志诓去一网打尽。吴老和戚大姐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临危不惧,机智勇敢地分兵两路。吴老亲自带几个同志去赴“宴”,争取瓦解敌人,戚大姐和剩下的同志则固守在土围子内,以便策应。“鸿门宴”上土匪头子失魂丧胆,动不了手,只好半夜拖着他们的人溜走。吴老带着人追了一程没追上,便回头日夜兼程赶上我们的大部队。张国焘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凭借他们窃据的权力,说吴老丢了部队,要处分他。后来在任弼时、朱德等同志的坚决阻止下,阴谋才未能得逞。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西安成了我陕甘宁边区的门户,也是敌人进攻我们的前哨,是敌我斗争最尖锐的地方。当时我党在西安工作的有三个部门。搞公开工作的是八路军办事处,伍云甫同志负责。搞秘密工作的有两个部分,一是党的陕西省委,书记是杨青同志(即欧阳钦同志),一个则是吴老负责建立起来的革命情报组织。
西安事变后,国民党的反动势力逐渐来到西安,但立足未稳。趁这种混乱局面,党中央和周恩来副主席,根据毛主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意见,指定吴老和戚大姐秘密来到西安,进行革命情报工作。
    我是一九三八年底到西安的,在吴老直接领导下工作,兼任党支部书记。戚大姐是支部委员(我去以前戚大姐是支部书记,我去后吴老从工作出发建议改选我任支部书记的),在外公开职业是竞存学校老师,先后搞内勤和外勤工作。我们这个组织非常严谨,没有组织名称,直接接受中央领导。在吴老的指挥下,同志们积极努力地工作。戚大姐更是日夜埋头苦干,抄写情报,草拟电稿,发往延安。至今还能在保存下来的档案中看到她写的手稿,真是每页都浸透着她的心血。在八路军办事处和陕西省委的配合协作下,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完成了各种艰巨复杂、极端危险的工作,成为插入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有力地配合了革命战争,保卫了延安,保卫了党中央。
做秘密情报工作的同志,必须有崇高的革命情操,要机智勇敢,临危不惧,临难不移和忘我的牺牲精神,甘做无名英雄。我们在西安按照毛主席“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的指示办事,当时,西安敌人是很猖狂的,我们八路军办事处周围布满了军、警、宪、特。我们住在曹家巷十二号,而十三号住的就是国民党十战区政治部主任。敌人还在我们办事处的对面安放了一个小摊子,监视进出八路军办事处的人。其实,监视我们的“特务”就是我们打入国民党特务机关的秘密党员。国民党当时的侦缉队队长就是我们的同志,我们就靠他来侦察国民党的情况,保卫我们的组织,保卫八路军办事处。
    吴老和戚大姐早在大革命的上海时期,就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并卓有成效。到了西安以后,敢于在敌人鼻子底下安营扎寨,与敌人周旋,表现了共产党人有勇有谋的大无畏气概。
    党中央对吴老和戚大姐有很高的评价。毛主席、周副主席称西安的对敌秘密情报工作是我党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
    戚大姐除了做好掩护身份的公开工作外,还要收集、翻译、抄送情报。她是女同志,还有繁重的家务劳动,洗衣、做饭、带孩子,照顾我们这些单身汉,每天非常辛苦。那时,我才二十岁,另外两个同志也都是十几岁的“红小鬼”。我们刚刚从山沟里进城,一切都很不习惯,很多事情都不懂。当时根据工作需要,我们的同志组成各种“家庭”,我就装成吴老的表弟,称戚大姐为表嫂,所以,几十年来,孩子门一直叫我表叔。在这个革命的大家庭中,我们的同志互相关心,紧密无间。当时,我们不但工作艰巨危险,而且生活上也很艰苦,每个人每天只有三元钱津贴费。吴老和戚大姐有孩子还要照顾家,生活十分困难。但他们看到译电员等同志深夜不停地工作,非常辛苦,就把自己省下来的钱买点心和面条给大家吃。记得我患腹膜炎时,戚大姐真像大姐姐照顾小弟弟一样对待我,关心备至。我结婚时,还给我绣了一对枕头。在工作上,吴老、戚大姐对我们的帮助和教育就更多了。我们年轻同志社会经验少,很多事都不知道如何去做。吴老和戚大姐在搞秘密工作方面是很有经验的。他们熟悉旧社会各方面的情况,熟悉各阶层人物的精神面貌,甚至流氓、特务、三教九流的一些习性,他们也都一清二楚。对敌人的活动方式、特点也很了解。他把这些经验都一点一滴地教给我们,作为我们应付环境、打击敌人的武器。
    在原则问题和组织纪律上,他们要求非常严格,给我们树立了榜样。当时地下工作原则是专一职,各守其则,对别人的工作范围绝不允许了解和插手。戚大姐和吴老既是革命的同志,又是亲密的伴侣,但她对吴老的工作,不应该知道的,决不过问。甚至译电员译电时,不认得的字问她,她都叫译电员用纸盖上全文,挖洞把一个个字露出来给她看。她在工作上坚持原则,严肃认真,兢兢业业,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吴老和戚大姐在那艰苦的环境中工作,除了分工之外,没有任何职称,既无名也无利,整天忘我地工作着,就是为着一个目标,为共产主义而奋斗。
   在“文化大革命”中,两位老同志仍然坚持原则。林彪、“四人帮”、谢富治等把我们这些搞秘密工作的同志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不少同志被诬陷为叛徒、特务,我们有档案证明也不行。吴老和戚大姐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几次不顾个人安危,为那些从事秘密工作的同志写证明材料。有一次,吴老病危时,在医院里还要戚大姐找我们谈了几个同志的事情,为他们作证。因为吴老和戚大姐从事过党的秘密工作,在档案中,很多党员的登记表都是戚元德同志认真仔细填写登记的,她对情况熟悉,所以,在“文化大革命”中对解决一部分同志的政治生命起了很大的作用。也正因为这样,吴老和戚大姐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了林彪、“四人帮”的严重迫害。他们的早逝也是与林彪、“四人帮”的迫害分不开的。吴老和戚大姐是我们党内最早从事党的秘密工作的老同志之一。他们对党、对革命事业忠心耿耿,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和名利地位,为党的事业奋斗了一生,是我们
的良师益友。他们这种甘当无名英雄的精神,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典范。
                《忆》四(11)怀念吴德峰戚元德(罗青长)             《忆》四(11)怀念吴德峰戚元德(罗青长)
           文革中吴德峰、戚元德解放后与罗青     戚元德与罗青长夫人杜希健(影像中的
           长、申健等同志在颐和园观赏玉兰花     戚元德患严重类风湿,文革中为支持吴
                                               德峰服用大量激素造成全身浮肿变形)
            《忆》四(11)怀念吴德峰戚元德(罗青长)           《忆》四(11)怀念吴德峰戚元德(罗青长)
           罗青长及夫人与《吴德峰》书编辑等合             吴德峰诞辰百周年
           影:(后排左起)肖光刘淳 罗振(罗青长             纪念罗青长题的词
           儿子)祁兵 吴持生 吴启峻(吴德峰重孙)
     罗青长:1918年9月生,四川省苍溪县人。1931年至1934年在四川苍溪县中学学习并从事学生运动和农民运动,1932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4年8月,参加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先后任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军八十九师政治部宣传员,中共川陕省委宣传部干事、省委党校和省委秘书等职。1935年3月,随红四方面军参加长征先后任武装工作队队长,红军干部大队班长,中共中央西北局组织部干事等职,1936年11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在延安中共中央党校学习,先后任党支部书记、党总支部宣传委员、青年委员,教员、研究员等职。1938年底,调西安隐蔽战线从事秘密惰报工作,任党支部书记,曾打入胡宗南部队从事秘密活动,1941年返回延安,先后任延安枣园情报训练班党支部书记,延安中央情报部秘书、科长,第一室副主任、主任,在中央前委负责敌区情报工作和机要工作。1947年3月党中央撤离延安后,随毛泽东、周恩来转战陕北,在中共中央前委主管敌区情报工作和联络工作。1949年,先后任中共中央军委情报部一局局长,中共中央军委联络部一局局长、部长助理、副部长等职。1954年10月起,兼任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副主任。1955年7月起任中共中央调查部秘书长。1957年4月起任中共中央调查部副部长兼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副主任。1965年2月至“文化大革命”初期任国务院副秘书长。1966年,文化大革命”中受冲击。1970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情报部副部长。1973年,先后任中共中央调查部负责人、部长,国务院副秘书长,中共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等职。1975年1月起任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1978年3月当选为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同年5月起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1981年8月起任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党组成员。是中共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中共十三大当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