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634阅读
  • 3回复

11.27大屠杀  歌乐山下疯狂举刀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7-05-13


11.27大屠杀 歌乐山下疯狂举刀

2011-01-24 16:18 来源: 网络 添加人:崔薇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3499
大屠杀 歌乐山下疯狂举刀

首拿杨虎城一家开刀
  
    1949年10月,是“黎明前黑暗的日子”,当时经过三大战役、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等重大战役,势如破竹攻克国民党大量占领地,当时蒋介石“划江而治”梦想破产后,蒋家王朝认为他们的失败是对共产党手软的结果,于是在重庆对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进行疯狂屠杀。厉华说,敌人大屠杀的屠刀首先刺向杨虎城将军。9月6日晚上11点多钟,刚抵达歌乐山松林坡戴公祠的杨虎城将军及儿子、女儿和宋绮云夫妇及儿子“小萝卜头”,在这里先后遭到特务们的利刀屠杀。
  
    《大公报(重庆版)》在1949年12月12日的第三版刊载了《杨虎城将军死事惨烈 父子遗体昨同时发现》。文中说:双十二事件领导者之一的杨虎城将军,被蒋匪介石逮捕囚禁达十二年之久。杨将军和他的幼子两个月前,终于在磁器口被蒋介石特务杀害,这一事实昨天已经证实了。
江姐不留遗憾而去
  
    10月28日,陈然、王朴等10名难友被押到大坪刑场枪杀,在囚车上,王朴高喊道:“父老乡亲们,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了!重庆就要解放了!蒋家王朝就要垮台了!”
  
    11月14日,一群武装特务以转移为名,把江姐等30人押赴歌乐山电台岚垭杀害。临刑前,同赴难的李青林突然问道:“江姐,想云儿了吗?”江姐点点头,说,“想,这时候真想看他一眼,照片就在我身上,可惜,手被烤着,没法拿。”“那就算了。”李青林说道。“是呀,不看就不看吧,反正就要解放了,他们肯定能过上好日子,我们也没有什么遗憾的了。”江姐反过来安慰着李青林。解放10小时前32人牺牲
  
    厉华介绍,重庆11月30日解放,在11月29日下午4时,共有32人被枪杀在松林坡,敌特连尸体都来不及埋上便仓皇逃窜。在殉难的烈士中,有一位年仅21岁的女青年叫黄细亚。她先后在《西南晚风报》和保育幼稚园工作。重庆解放前夕,她协助地下党做国民党部队策反工作,于1949年9月13日被捕。黄细亚在被捕前送给同学一首《一个微笑》,诗中表明了她的人生志向:“以自己的火,去点燃别人的火。用你笔的斧头,去砍掉人类的痛苦。”
大屠杀共有321人遇难
  
    厉华说,从1949年9月6日至11月29日,军统集中营对“政治犯”进行集体大屠杀,尤以11月27日最为惨烈。根据相关研究报告对抗战后期至重庆解放前夕系列大屠杀殉难者统计:目前有案可查的死难者总数是321人,其中经审查已定为烈士者共计285人,加上5个父母牺牲的小孩,共是290人,叛徒及未定性者共计31人。
  
    在321人中,死于1949年“11·27”大屠杀者共计207人,其中烈士185人。在285位死难烈士中,现已查明,共产党员共计161人,约占总数的57%;民盟盟员共计25人,其他民主党派和群众团体成员各有数人不等。
惨不忍睹记者无法下笔
  
    据有关资料显示: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车毅英离开欢迎解放军进城的人群,独自一人跑向歌乐山。她是原中共川西特委委员车耀先的二女儿。此时的车毅英还不知道被捕多年的父亲早已被秘密杀害。她以为父亲就关在歌乐山监狱里。
  
    多年以后,车毅英这样描述当日的所见所闻:“白公馆里人去楼空,渣滓洞的余火还在冒烟。渣滓洞楼下的8间牢房里堆满了烧焦的尸体,没有头,没有足,只有一块块焦黑的躯体。围墙的缺口处、房前屋后、厕所内,另有20多具尸体躺在那里。松林坡上三个大坑,满是尸体,血水横流。看见一个个死难者睁目仇恨的眼神、紧握的拳头和流出的鲜血,我说不出一句话。歌乐山上一点声音也没有,可怕的寂寞,一片荒凉。”
  
    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人涌向歌乐山寻找亲人、朋友和同学时,山林再也无法沉寂下去,哭喊声处处可闻。1949年12月1日出版的重庆《大公报》以“蒋匪灭绝人性屠杀革命志士”为题,记下惨绝人寰的一笔:“一位青年妇人,正抱着她的一个一岁多的孩子,在那里痛哭,找她丈夫的尸体。天!这怎么找得到!那么多焦尸,已没有一个还像人样,没有一个能认清面目。”
  
    记者们亲眼看见遍地的焦尸、一两尺深的血水和亲人们的眼泪,写道:“这惨痛的情景,叫记者怎能下笔,怎么能形容得出来呢!”
战士痛哭“我们来晚了”
  
    12月1日,解放军冲进了渣滓洞、白公馆。在刚刚经历了与胡宗南部队和罗广文残部的生死厮杀之后,那些流血不流泪的战士们此刻也失声痛哭:“我们来晚了!”“我们来晚了呀!”
  
    两三天后,从大屠杀中侥幸脱险的人们跑回歌乐山。罗广斌做的头一件事,就是带着大家冲进白公馆,冲进平二室牢房,撬起屋角的一块木地板,五星红旗还在。那是狱中难友们听说新中国成立后用被面、草纸和饭米粒制作成的红旗。攥着它,几个人抱头哭起来。
  
    《大公报》在1949年12月14日的第三版《三十名志士忠骸  昨开始收殓装棺》中描述:在距白公馆八公里的电台岚垭被杀害的三十名革命烈士的尸体,昨天由治丧处派人前往发掘收殓。据脱险志士说:上次传说有四十二名同时遇难,数字不确,总数是30名,其中“渣滓洞的29名,白公馆1名。当昨天收殓工人挖掘的时候,首先挖出一具,后来挖了很久,将其余28具在深坑底部发现(另外一具是在不远的一块田地里掘出),可是挖出的这29具志士尸体多都腐烂了,除江竹筠和李青林两位女志士忠骸被亲属认出,其他无法辨认。当29具志士尸体搬出土坑时,认尸的家属和观看的附近居民都悲痛欲绝,愤怒不已。这29具志士的尸体除每人穿了一件内衣裤外,连衣服、鞋、裤也被特务剥光。据附近居民说,这些志士们的衣服鞋裤是在殉难前被特务们强迫脱掉,第二天还有人看见特务把那些西装、毛衣等物在磁器口摆地摊出卖。  本版文/本报记者 吴国富 实习生 陶静
躲进水沟 得以逃生
    现年90岁高龄的地下党员傅伯雍。解放后傅伯雍在垫江从事教育工作,并根据其亲身经历著有《狱中斗争纪实》一书。
本报记者 许恢毅 摄
在垫江联络站被捕
  
    傅伯雍1947年8月入党。当时在垫江县城有一个叫庄家湾的地方,是中共大竹后山区在垫江设置的联络站之一。1948年10月17日,大竹张家场党组织成员游中象、江志南、陈天兴一行三人,受山区党委书记胡正兴派遣去重庆接洽武器事宜。他们化装成烤烟商人,早上从大竹张家场出发,翻60里山路,中午到达垫江城庄家塆孙银志家。
  
    由于游中象被军统特务张俊盯梢,当天深夜,国民党特务和军警包围了庄家塆,打伤了孙银志夫妇,江志南当场中弹牺牲,游中象、陈天兴被当场抓捕。随后,30多个军警和特务,对庄家塆进行挨家逐户搜查。
  
    特务对游中象进行审讯时,从游身上搜出往来信函多件、工作计划大纲和日记本,其中有傅伯雍、盛国玉(女)、陈鼎华的姓名及住址。
  
    10月18日至19日,特务抓捕了共产党员傅伯雍、陈鼎华和进步青年盛国玉,关押在伪县政府大牢中。1948年11月傅伯雍被关押在渣滓洞监狱。
受电刑大小便失禁
  
    傅伯雍在关押期间多次受到严刑拷打,敌人均未得到半点口供。最后,敌特使用电刑逼供,灼热滚烫的电流通过全身,烧得他大小便失禁,几度昏死过去,并致使他的一个睾丸因烧灼缩至腹中坏死。
  
    在狱中,傅伯雍的共产党员身份一直没有在敌人面前暴露,因此比难友多了一点方便。他与战友相互勉励、相互支持,结下了战斗友谊,并在渣滓洞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参加了一系列对敌斗争。
夜幕中被集体枪杀
  
    据傅伯雍说,“11·27”大屠杀发生时,渣滓洞那天白天没有什么异常。晚饭后,盛国玉听住在楼上的男同志说,特务办公室都换上了大灯泡,还有火光,好像在烧材料,猜测敌人可能要撤退。
  
    晚间下起雨,天很冷。渣滓洞女牢里的姐妹们唱了一会儿儿歌,扭了一阵秧歌,便早早睡下。睡了没多久,听到特务喊提人,一个小时内就提了两批。难友们都起来了,睡意全无。
  
    深夜一两点,特务们突然走进一间间牢房:“起来,起来,办移交了,各人把衣物都带上。”所有人都被集中在楼下的8间牢房内。
  
    盛国玉和姐妹们被关进8号牢房,旁边7间牢房关着男同志。
  
    脚步声突然响起,一群端着美式冲锋枪的特务转眼间冲进了渣滓洞内院。他们迅速站好,把枪口对准牢房门。
  
    那一声哨声,傅伯雍一辈子也难以忘记。哨声响后,枪就响了。
  
    据傅伯雍回忆:“打枪时,张学云就站在门口,他一把抓住门洞伸进来的枪管,想要夺枪。但是弹匣太长,卡着进不来。敌人把他打死了。就倒在我的身上。”
  
    战友胡作霖扑向牢门,用身体挡住敌人的机枪眼。何雪松高喊:“你们这些强盗也活不了多久了!”
  
    张学云倒下时,鲜血喷洒在傅伯雍身上,因此保护了傅伯雍,敌人补枪时,以为他已经死了。
  
    傅伯雍冲出牢门,想往左手边的缺口墙跑。他知道,夏天发水,那里的墙曾被冲倒过。特务犯懒就让犯人们自己修,大家偷着往料里掺了好多沙子、石块、树根,垒起没多久就倒了。
  
    此时,已有幸存者正攀着墙上缺口往外爬。尚未完全撤走的特务发现了火光中人影晃动,“跑了,跑了……”刽子手一边喊一边对着缺口墙的方向扫射,又有一些人中弹倒下。
  
    傅伯雍见状,连忙躲进了大米储藏室,撬起地板,钻进水沟,一直躲到天亮。他冲出焚烧渣滓洞牢房的火网,翻过歌乐山南麓,来到巴县西里永兴场白泥塘,在老同学李治荣家的侧屋里度过了难熬的分分秒秒。
http://www.sanww.com/www/00941301/11618.html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7-05-13
没想到傅伯雍先生也受到了惨无人道的酷刑,在《狱中斗争纪实》一书中,可惜没把被捕经过收进去。但是该书是我第一次详细了解志士们押解近渣滓洞的详细过程,如要蒙头,登记,换装等等,写的很细致。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离线红旗飘飘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7-05-13
江姐和李青林赴刑场之前的对话,是小编自己的想像吧?还有紧接着对话的“解放10小时前32人牺牲”这句,小编也没搞清重庆哪天解放的吧,开头写的11.14日,10小时后解放了,这哪跟哪呀?
  
红旗漫卷西风烈.
浩气长存志青云
离线Irene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05-14
回 红旗飘飘 的帖子
红旗飘飘:江姐和李青林赴刑场之前的对话,是小编自己的想像吧?还有紧接着对话的“解放10小时前32人牺牲”这句,小编也没搞清重庆哪天解放的吧,开头写的11.14日,10小时后解放了,这哪跟哪呀?
   (2017-05-13 16:20) 

这里说的应该是11月29日的屠杀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