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35阅读
  • 0回复

我在14岁时写的《我们这一代——三个女生》(题目是现在取的)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余音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19-12-08
我们这一代——三个女生
侯宇燕

暖融融的春天又来到了。
唐玲睁开眼睛,懒懒地打了个呵欠,然后一蹦跳下小床,趿拉着一只拖鞋,单脚跳着,来到大衣柜前。
“吵什么?还让不让人睡了?讨厌!”姐姐唐玮在那边的床上不耐烦地骂了一句,又转过身睡了。
唐玲向姐姐的后背做个鬼脸,然后打开柜门,把挂在当中的校服取了下来。她利索地穿好,然后“呯”地关上柜门,对着柜门的大镜子前后左右地照着。她忽然停下来,揉揉不大的眼睛,看着镜中那个一身蔚蓝的小姑娘。
“呸,又黑了!”拍拍自己的脸,又用手指拢拢运动发,唐玲这才离开大立柜,坐回到床上,穿上球鞋。嗬,新球鞋真有弹性,她高兴地跳着,好像连脚下的地也变软了。
“真是多动症!”姐姐到底还是坐了起来,狠狠瞪了唐玲一眼,“不是要开运动会吗?”
“我们学校的事,不劳你操心。”
“德性!真不识好人心。”姐姐一边骂,一边披上水红的运动衣。她看看唐玲那并不显得怎么肥大的衣服,瞥瞥嘴:“一百号还不显肥,你真够胖的。每天那一千五怎么跑的。”
“你瘦啊?天天吃饭吃一丁点减肥,还说别人呢,自己照照镜子!” 姐妹两人又吵上了。
“算了,别吵了,呆会儿叫妈妈听见,又要说咱们了。”唐玮忽然说。唐玲也不吭声了,她把一张写着“一八零七”的运动员号码折两下塞进了衣兜,又在桌上乱翻着。
“找什么呢?”
“我记得昨天还有个苹果没吃。”
“不吃饭了?”
“不吃了。”
“那你把我准备春游的面包拿一个吧,小坏蛋!”
“嘻嘻!”
唐玲打开姐姐的书包。从几盒磁带底下翻出一个面包。
Thank you!”唐玲调皮地做了个鬼脸,跑了。

路上人并不多。时间还早,只有一些像唐玲一样心急的穿着校服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走在路上。小鸟在枝头一边鸣叫,一边偷偷地从茂密的树叶中向下窥探。
唐玲推出自己那辆“二八”型男车,用嘴撕开面包上的纸,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又犹豫了一下,干脆把剩下的半个扔到垃圾桶里。她抹抹嘴,见没人注意,就轻捷地上了车,飞快地蹬了几下,来到南面的一幢京宸大学的居民楼下。她把身体向前一扑,自行车就稳稳停住了。她一只脚还踏在车蹬子上,一只脚搁在地上,屁股离开了自行车座。她向楼上大声叫着:“陈小琳!陈小琳!”
“哎!”随着一声充满野气的回答,一个女孩子的头探出了窗户。陈小琳向唐玲招招手,就缩回了脑袋。唐玲不耐烦地等着。
一会儿,陈小琳跑下来了。她个子挺高,大大的眼睛,长睫毛一闪一闪的。身上那蔚蓝的校服显得肥大,露出里面白毛衣的高领。
“真是朝气蓬勃啊!”唐玲夸赞地说了一句。
“你不也是?”
两个人相对一笑。陈小琳骑上自己的车子,二人飞快地向前蹬去。
路上的人越来越多了,那蔚蓝色的校服也越来越多了。唐玲不停地注视着这些认识与不认识的校友,并打着招呼,当看到有的女孩子比自己漂亮时,她便含着妒忌扭过头,不愿再看。她突然发现,陈小琳也是这个样子。

到了大操场,唐玲抢着把车子放在一棵大树下,又回头招呼:“小琳快来!要不就没地方了!”陈小琳忙骑了过来。她像一只轻捷的鸟儿似地跳下车子,把自行车也推到这棵大树下,上了锁。两个人一起走进操场,来到最西边初一(八)班所在地。那里有一排铁皮架子,每一个架子就是一个班的所在地。
“唐玲,你们可来了!”小个子女生田敏从最高一层的架子上跑下来迎接她们。唐玲打量了一阵,班上大约到了十几个人,都在你一堆我一群的大声说笑。
“给,还你磁带。”田敏从口袋里掏出一盒邓丽君的翻唱磁带,递给唐玲,说:“谢谢!”
唐玲漫不经心地接过来。这时,一只手搭上她的肩:“干什么呢?”唐玲吓了一跳,原来是副班长、大队委张群。
“这个,听吗?”唐玲举起手,摆摆磁带。
“不,我不要。”张群摇摇头,走了。
“哎,张群,你跑一百有把握吗?”唐玲忽然又大叫道。张群回过头笑笑,又转过身走了。“跑四乘一,张群的第一棒可是关键。”唐玲又喃喃自语。于是,她们三个人兴高采烈地谈论起这次运动会来。

人越来越多了。彩旗在操场四周招展着表示欢迎,主席台上的喇叭里传来嘹亮的歌声,但也掩不住四下里那嘈杂的人声。初一(八)班的班主任王老师也来了,她见自己班的一些女生还跑到外班去和人家聊天,心里很不高兴。她找到了张群。张群正在发班徽,忙得不可开交。另外一个干部正在发曲别针。王老师又找了一个班干部,让她把那些女生叫回来,然后就走到唐玲她们跟前。
王老师带着笑意地问:“有没有信心,唐玲、陈小琳?你俩可是班上的健将啊!”两个女孩子笑了。
“怎么,你们没戴红领巾?”王老师突然说。唐玲和陈小琳互相看看,低下了头。
“唉,呆会儿走正步,从主席台看下去又显得不整齐了。以后注意着点儿!”王老师叹口气走了。唐玲做个鬼脸,“嘻嘻”笑了。
人都到齐了,四处热闹。有的班也像一(八)班那样在现发班徽,显得十分忙乱。好不容易发完了,王老师拍拍手:“注意,集合!”大家吵吵闹闹地过来了。王老师站在体育委员身边,叮咛着:“一定要走好,接受检阅。不能说话啊!”这时,别的班也都站好了。一些班已经开始向跑道上去了,王老师一伸手:“走吧!”大家遂拥拥挤挤地跑过去了。
同学们站在跑道上,翘首等待。一会儿第一个班向前走了,第二个班也走了……操场上成了一片蔚蓝的海洋,校长等人站在王席台上检阅。终于,到初一(八)班了。体育委员喊了声:“走!”举牌的同学连忙伸直双臂,把写着(一八)的牌子举起来。大家在体育委员:“一、二、三……”的口号声下前进。唐玲走起来并不那么用力,显得漫不经心。这也是疯疯癫癫的女孩们的特点:有些玩世不恭。幸好从整体看来还不错,王老师这才松了口气。
参加完开幕式后,同学们纷纷回来了,下面就是各种比赛了,唐玲竖起了耳朵,听着大喇叭里的声音。别的同学有的看书,有的说笑,只有看见自己班同学参加的比赛进行到这里时,才起来喊“加油”。王老师戴个遮阳帽,挡住那越来越热的阳光。她忙极了,一会儿派人接运动员,一会儿给运动员打气,又打发张群去买冰棍。操场上一片热闹,人声嘈杂,还有许多人在跑来跑去。整个操场都沐浴在了阳光里。唐玲把画着小苗和火炬的班徽取下来,又从兜里取出运动员号码别上。
生活委员把刚买来的汽水递给唐玲。她喝了几口,还给生活委员,就拢拢运动发,翻出栏杆,越过跑道,检录去了。陈小琳也脱下校服,露出白毛衣,毛衣上别着号码。她压压腿,壮志满怀地对周围人说:“我这次一定跳出个好成绩!”

体育老师走过来:“参加初一女子八百米的同学过来!是你们吗?好,第一跑道是谁?你?站在那儿,第二跑道……”唐玲站在第八跑道上。裁判举起枪:“各就位!预备……”“呯!”震撼人心的枪声响了,运动员们跑了出去。唐玲跑在第三位,她并不跑得很快。当跑过初一(八)班时,她的耳边响起了“唐玲加油”的喊声。她很快地就过去了。耳边又响起别班同学的喊声。
太阳光越来越热了,清晨的一点凉气根本就没有了,汗珠顺着唐玲的前额向下流。她用手一抹,脚下加快了速度。当跑完一圈时,她已到了第二位。阳光十分耀眼,唐玲眯眯眼睛,又向前跑了一百米。她有些累了,也热极了。她身边的同学大口地喘着气,被她甩在了后面。大家都累了。
到时候了。唐玲脚下像生了风,轻而易举地超过前面的那个运动员,跑在了第一位。那个运动员不甘落后,又追了上来。这还能让?唐玲越跑越快,很快把对手超出了一大截。初一(八)班的同学都高兴得跳了起来。
三步、两步、一步……终于到终点了。唐玲咬着牙,胸脯撞上了裁判拉着的红绸。“欧!”同学们高声欢呼。
唐玲疲惫地走下跑道,生活委员徐英和陈小琳跑了过来。陈小琳给她披上衣服,三个人坐到里操场的沙坑边上,看其他运动员跳远。
“唐玲,告诉你个好消息,我跳高估计要得第一!”陈小琳兴奋地说,“而且,裁判说我可能还破了纪录!”
“太好了!”唐玲拍拍手。
生活委员笑着说:“这下咱班夺魁也有希望了!”
“喂,田敏也检录去了!”陈小琳忽然说。“她?她不是没项目吗?”“跑一千五的张丽没来,田敏不是替补队员吗?就替补上了。”徐英忙说。“一千五?田敏平时也没怎么训练过,真够她受的。”这时,只听又传来一阵响亮的“加油”声,几个人同时把眼光向跑道投去。原来,初一男子八百米的比赛正在进行。广播里也正慷慨激昂地念着:“跑在最前面的同学加油!后面的赶上去!加油!运动员加油!”几个人一同向跑在最前面的人看去。他不是初一(八)班的健将班长吴枫,而是初一(七)班的飞毛腿陶伟。“唉,真是的!”徐英一拍大腿,“吴枫怎么搞的!别班的老师同学还说咱们一定要夺魁呢,这下可悬了!”唐玲没吭声,两只水灵灵的眼睛直盯着陶伟。他过来了,过来了……终于,陶伟带着胜利的微笑和一丝疲惫走下跑道,和迎接他的几名同学走到离唐玲她们不远的地方坐下。唐玲忽然觉得,今天自己才发现陶伟的英姿。

陶伟是全年级闻名的人物,既是副班长,又是体育尖子,还参加过“华罗庚杯”数学比赛的复赛,要知道每个班只有两三个同学能参加复赛呢。唐玲偷偷地看着他们,可就想开了心事。
进入初中以来,年级里有些疯疯癫癫的女生开始“谈恋爱”了。她们无非是有时和男生一起上学,一起玩,打打闹闹,虽然招致了许多白眼,但他们却毫不在乎。王老师曾经说过:“他们是在胡闹,什么都不懂。”
唐玲虽然也和男生打打闹闹,却一片冰心,从不曾想过什么“谈恋爱”。年级里,还有一些学习不错的女生也是疯疯癫癫的,唐玲和她们一样“出名”。她们是学习不错加疯疯癫癫出名,唐玲则是疯疯癫癫加体育不错出名的。但唐玲最近发现,自己自从进入初中以来,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她开始注意要漂亮了,并希望能被别人欣赏……唉!唐玲摇摇头,努力摆脱这些想法。这时她才发现,陶伟已经走了。她慌张地四下看着,忽然陈小琳捅捅她说:“田敏她们跑过来了,咱们给田敏加油。”唐玲茫然地站起来,跟着她向前走。陈小琳走到跑道边上,一边陪着气喘吁吁的田敏跑,一边喊着:“田敏加油!”体育老师赶过来制止着她。陈小琳满不在乎地说:“这有什么?戚!”“人家怎么不这样?你看唐玲……”陈小琳这才注意到唐玲,往常比她还“疯”的唐玲竟没跟着一起喊。“你怎么回事?”陈小琳捅捅唐玲,“田敏跑过去了!”“啊,哪儿呢?”唐玲这才从遐想中收回思索,慌张地问。“算了吧!今天你像吃错了药。”陈小琳瞪了她一眼。这时,徐英上来圆场:“别争了,刚才广播里说你们俩都得了第一,让领奖去呢!”“是吗?”两个人又都活跃起来。
“我破纪录了吗?”陈小琳又连忙问。“没有,平了。哎,张群呆会儿也要跑,我找她去了。你们领奖吧。”徐英微笑着摆摆手,走了。唐玲和陈小琳又拉着手领奖去了。

比赛一项项进行着,到下午一点钟时,最后的高潮——四乘一百米接力赛马上就要开始了。王老师对张群鼓励地说:“你一百拿了个第一,这四乘一的第一棒更要跑好了。”张群老经验地点点头,和唐玲、陈小琳以及另一个参赛女生一起检录去了。
检录完了,唐玲叉着腰站在跑道边,看陶伟来没来。陈小琳走过来,手一搭唐玲的肩膀:“看什么呢?”唐玲羞涩地摇摇头,把她的手拿开。这时别班参加四乘一的女生正用虎视眈眈的眼光看着她俩,指指点点。唐玲瞥了她们一眼,不由自主地问:“小琳,男子四乘一哪时开始?”“等咱们比完了呗!京宸附中的规矩,一向是女先男后,嘿嘿!”唐玲点点头。
这时,张群跑过来,气喘吁吁:“别聊了,比赛都快开始了!”“咱们不去也开始不了!”“你呀。走吧!”张群无可奈何地摇一摇头。三人向起点走去,那儿已站着一群运动员。“有把握吗?你们?”张群忽然问。“行!和我一起跑第三棒的丁洁差老远了,只会给她们班丢分。”唐玲兴奋地,无所谓地说。
“八个班一起跑,可别大意……”“行!我的好班副,别说了,看,到了。”唐玲走到起点,忽然又听见了广播员甜美的声音:“参加初一男子四乘一百米的同学请去检录……”唐玲的心一阵跳。这时,体育李老师跑了过来,手挥着说:“还傻站着干吗?快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几个运动员朝他撇嘴歪眼,另外一些则慢慢吞吞地说笑着向自己的位置上走去。大凡参加四乘一的,都是“老资格”的运动员,不是田径队的就是体育老师经常夸奖的对象。所以对牛高马大的李老师根本就不害怕。不像一些胆小的,体育不好的女孩子那样,一见李老师就吓得发抖。
唐玲来到第三棒所在地。丁洁在她旁边的一条跑道上,比她略靠前一点,此时正回过头向唐玲笑。唐玲看看她,心想:我一定跑好,露露脸,也叫陶伟看看!这时,场上的气氛达到了高潮。同学们手里挥着帽子,红领巾,又叫又跳,一片喧闹。唐玲又想:为了一(八)班,也得跑好!她捏紧了拳头。
“呯!”汽枪响了。张群一马当先,像轻捷的鸟儿,带着一阵风跑到了最前面。一(八)班的同学跳了起来,高声呼喊:“张群加油!”一百米跑完了。张群第一个交了棒。可是第二棒的女生跑得没有一(七)班的同学快,拉到了第二名。一(七)班的同学又齐声欢呼,叫声把天空都要喊破了。
唐玲眼里喷着怒火。等那个同学快跑到时,她向前奔了几步,侧着头,手向后张着,那个同学赶上她,把棒递到她手心里。唐玲使出浑身解数,像一股带着火的风,冲啊,冲啊……等她赶到第四棒陈小琳那里,把接力棒交给她时,才发现自己超过了所有对手,赶在了最前面!
一(八)班同学兴奋得高声大叫:“唐玲,好样的!”别班同学摇着头说:“八班实力真强!”唐玲深深感到自己为班里争了光,心中一阵阵激动!这时,她忽然又听见一阵震撼人心的呼喊,是乐疯了的一(八)班同学喊出来的!原来,陈小琳再接再励,使一(八)班获得了初一女子四乘一的金牌!胜利的喜悦,使四个女孩子抱在了一起,狂呼乱跳,显得十分惹人注目。

领完奖回到班里,唐玲她们受到了热烈欢迎。大家围上来问长问短,十分快活。唐玲坐在架子上,脱下校服,燥热地用手扇着风。徐英爬上来,递给她一根冰棍:“每个运动员一根!”唐玲舔了舔,嘿嘿一笑,把冰棍贴在脸上。“哎,你……”“独特降温法!好凉呀!”唐玲用手绢擦去脸上的冰棍水,又把冰棍贴着脸,笑了。
忽然,唐玲紧张地问:“男子四乘一开始了吗?”徐英看看她,说:“没呢。”唐玲拍拍心口,赶快向跑道看去。那儿聚着一堆人,是参加初一男子四乘一比赛的。唐玲瞪大眼睛,寻找着陶伟。啊,找到了,他正在活动脚腕。但因为远,看得不太清楚。唐玲正想仔细辨认,一声“喂!”打断了她的视线,她一愣,回头一看,是小个子田敏。田敏的头上扣着遮阳帽,顽皮地眨动着眼睛。“田敏!得了第几名?”“倒数第三,唐玲,你真不错哟!小琳呢?”“不知道。坐!”田敏向给她让位的徐英摆摆手,一跳坐在唐玲身边。唐玲又把视线向跑道投去。可惜,看不见陶伟了,
这时,田敏吃着冰淇淋,靠在唐玲身上聊天:“哎,期中考试快到了,你有把握吗?”“我?一向水平中等。”“是啊,唉!哎!王老师!”田敏忽然跳起来,向王老师撒娇地叫着跑去了。唐玲疲惫地依在架子上,腿可不闲着,还在乱踢腾。“唐玲,你在这儿呀!让我好找。”陈小琳穿着一件尼龙衫,肩上搭着白毛衣过来了。“你干什么去了?”“买汽水!又渴又热!哎!你的脸……”陈小琳见怪不怪地坐下来,把毛衣放到架子上。唐玲问:“小琳,期中考试你有把握吗?”“怎么说呢,还可以吧。我有些紧张。”“紧张什么?考不考都无所谓!”唐玲又把眼睛投向跑道。话不投机半句多。陈小琳叹口气走了。

男子四乘一马上要开始了。唐玲着急起来,索性翻过栏杆,飞一样越过跑道,来到里操场。这样看得清楚。噢,陶伟跑第四棒,和吴枫并驾齐驱。此时,这两个人还在说着什么。他们是一对好朋友,却偏偏狭路相逢。“呯!”汽枪响了。操场上响起了热烈的“加油”声,喇叭里的喊声也越来越急促。第一个运动员飞一样奔了过来。操场上达到白热化的程度,许多同学都喊破了嗓子。啊,领先的是初一(八)班的!唐玲蹦起来,不提防被草根一绊,跌倒在地上。腿磕在一块石头上,火辣辣地疼。唉,唐玲拍拍脑袋,谁叫自己比赛完不穿上长裤呢?你看她,蓝色短袖运动衫,短裤衩,一双雪白的球鞋穿在脚上,典型的运动员打扮。她正在揉着膝盖,忽然又听到一阵极响的“加油”声。她忙抬起头。啊,第三棒都即将跑到了!跑在最前面的体育委员胡健第一个交了棒。吴枫一阵风般跑了出去。过了大约二三秒(多么宝贵的二三秒),一(七)班的人也到了。陶伟接了棒,如猛虎下山一般向吴枫追去。此时吴枫已跑出十几米了,陶伟迈动“飞毛腿”,使自己的距离与他的距离越来越小……终点快到了,吴枫,陶伟以及全部运动员都开始冲刺。距离在拉小……忽然吴枫拼足力一窜,终于到达了终点。随即,陶伟也撞上了终点线。一(七)班和一(八)班的同学一起欢呼。这时别的运动员也一个个地到了。吴枫和陶伟相对一笑。吴枫翘翘大拇指:“你到底比我高一筹啊!”“差不多。”两个人低着头,疲惫地进了里操场,一屁股坐下。一(七)班和一(八)班的许多同学涌过来,围住了他们。过了一会儿,李老师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吴枫,陶伟,快去领奖去!”大家拥着他们到领奖处去了,并争相传看着他们的奖品。一会儿,两个人和获得第三名的四班又走上主席台,领了奖状。下面一阵热烈鼓掌。校长拍拍三个人的肩,鼓励着。领完奖状,三个人下了主席台。老师同学“呼啦”一下全围了上来。唐玲挤在最前面,胸前骄傲地佩戴着两块金牌。陶伟看见她,觉得面熟。噢,这不就是那个全年级有名的“疯丫头”,得了四百第一和四乘一金牌的女孩吗?陶伟向唐玲礼貌地笑笑,唐玲一阵羞涩,脸色不由自主地变得通红,一转身跑出了人堆。陶伟奇怪地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终于,初一(八)班获得了团体冠军。

最后,运动会在响亮的《运动员进行曲》中结束了。大家纷纷在车海中找到自己的自行车,向家骑去。唐玲、陈小琳单手扶车把,用另一只手互相打闹着,嬉笑着骑向京宸大学西楼居民区。那一片中小学生最多,也最热闹,此时已聚集了一群群刚参加完运动会的初中学生。
唐玲她们的家就住在西楼。不过就像许多学生那样,她们都精力充沛,不愿回家,就决定再聊会儿。二人不约而同想到马路旁去,因为在那儿,以至马路上都聚了一些同学在聊天说笑。见到同学,特别是同年级的女生,她们都有一种感觉,说不上来的感觉。唐玲更选择了路边那片幽雅的核桃、苹果树林。那里美化得好,不但绿叶葱葱、鸟语花香,而且还有长凳供人休息。几个小孩在长凳边玩球,嘻笑,几位老太太在旁边笑着坐在一起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子。苹果花儿香气扑鼻。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好。陈小琳也同意了。二人一起来到树林里,坐在长凳上。附近有若干读小学三四年级的孩子在老师带领下临摹着树林的花朵。唐玲和陈小琳都没有上去看。虽然刚上中学一年,她们都觉得已经离小学时代很远了。似乎隔了一岁,就差了一个年代。
再不远处,是扎堆聊天的中学男生。他们叉着腿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眼睛时有时无地往这里瞥着。如果你驻足仔细地听上一听,会立刻从几乎是故意炮制出来的粗鲁言词里指认出那些怎么藏也藏不住的芬芳的名字。

“你知道四班的梁君吗?”陈小琳凝神听了一会后,从地上捡起一片形状好看的叶子,突然心不在焉似的问。
“谁不知道她!怎么了?”
“听说陶伟很喜欢她。”陈小琳继续心不在焉地说,看都不向唐玲看一眼。
唐玲的脚尖无意识地在沙地上写下“梁君”二字,后面又写了两个小小的“陶伟”,却很快擦掉了。梁君,谁能不知道她呢?四班的英语课代表。瘦瘦的,不高也不矮,脸型很好看。眼睛大大的,亮晶晶,含着调皮的微笑,鼻子下的部分有些凸出,嘴老绷着,抑制不住地笑。小嘴一努,眼睛向上一溜时,好像在思考什么调皮的主意。她很像电视台刚刚播放的法国电影《罪行始末》里那位漂亮的女主角。不过她长得没那么温柔,眼睛里透露出的是调皮的神色。
她在体校练水上芭蕾,练得体型十分苗条。她也很“疯”,爱和男生打闹。唐玲记得,一次下大雪,体育课打雪仗,男生都打她们几个“重点”。到下课,梁君已是满身雪水,头发湿成一绺一绺的,像个刺猬。人家都看她。那天,几个“重点”里,就她被打得最惨。由于两个班是对门,回到班里,唐玲无意中看到梁君在零下十几度的天气中居然只穿一件毛衣,头发挤干了水,自然很冷。而另一个男生张功还和她闹,追着她把一盆水浇在她身上。她笑着奔逃。上课了,她冷得够呛,只得把别人的一件比她身体大一倍的红羽绒衣裹在身上。她就这样裹着大红羽绒衣,听着张功在旁边跟自己说的笑话,时不时仰天大笑。唐玲一直呆呆地看着,直到教室门被老师关上,徐徐隔绝了自己的视线。
梁君似乎成了这一级女生的某种“榜样”。唐玲把沙地上的名字统统抹掉,闷闷地想。
兔年新年来临时,同学们闹闹哄哄地开庆祝晚会。晚会上,梁君跳了一个时髦的爵士舞,谁也不知道她是哪时学的,还跳得挺不错的呢!好多人都看傻了。

19861987年交会之际的北京的冬天,好像都是在飞雪中度过的。元旦刚过,雪又下起来了。唐玲清楚地记得,梁君又和同学们一起打雪仗。她笑啊,叫啊,跳啊,忽然,一个男生把一大铁锹雪全掀在她脖子里。“啊!”梁君被冰得一缩脖,她还站在台阶上,顿时就滑了下去,随即屁股重重地摔在地上,疼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的好朋友,学习委员吴梦秋忙跑过来,使出全身的劲才把她扶起来。“真讨厌!”吴梦秋对其他男生大嚷着:“人家不疼啊?”其她几个挨打的女生也深有同感地叫着。
I’m sorry!”男生张功执一个盘子,里面装满了雪。“Please!请尝尝。”“去你的!” 梁君毫无芥蒂,又笑了,拿起一团雪打在他鼻子上。“欧!”张功大叫着,雪战又开始了。梁君脱去羽绒服,把里面的雪稍稍掸了一下,就往单杠上一扔,露出薄薄的粉衬衫。
“呀,你没穿毛衣啊?!”吴梦秋惊疑地叫着。“太伟大了!”“梁君真是不怕冷。”“其他女生也议论着。男生也很惊奇。”
“没事!”梁君扭扭脖子,许多雪还在脖子里,背上,很不舒服。“来,李英,你到他们后头打。”她一挥手,“吴梦秋,咱们快进攻啊!”她拿起一团雪就向男生扔去。顿时,雪粉弥漫。梁君头发上全是雪屑,衬衫也湿了。
“快!咱们也分一下!”满脸是雪的张功叫了几个男生,“你们快打,掩护我!我到梁君后面打死她这个小妖精!”他一挥手,借着雪雾向前奔跑。一转眼,他就来到了女生“阵地”上,正看得见几个女生的背影。他偷笑着,拿起地上的大纸板,大把大把地将雪隆成一座小山。然后使劲抬起纸板,悄悄走到梁君身后。正好梁君要回身,他本来打算分倒在几个女生头上的,这回来不及了,他索性一咬牙,把这么多的雪全倒在梁君头上,身上:“打死你这个小妖精!”…..

唐玲不再想下去,却长长地叹了口气。那帮小学生还在苹果花边勤奋地临摹着。过了一会,一个年纪大一点的男孩腋下夹着画夹,哼着曲子也走到这片树林来了。他对一个正在勾勒枝叶的胖女孩说:“喂,肥猪,借咱板凳使使。”胖姑娘乖乖的交了出来。唐玲鬼使神差地把手指竖在嘴唇上,对陈小琳说:“我把那板凳要来。”说完就跑了。一会儿,她就拿着板凳跑回来了,塞在胖女孩屁股下面。胖女孩怯怯地说:“谢谢姐姐,你坐吧。”唐玲咯咯笑着说:“这就是给你的。”胖女孩道声谢,坐了下来。
唐玲用手使劲扇着风。陈小琳走过去说:“你出那么多汗,去澡堂冲一冲嘛!”那个男孩这时也不请自来,老神在在地说:“是的,这位同学是个爱出汗的……”唐玲不等他说完,三拳两脚把他赶走了。她推上自行车,在小学生们仰慕的目光下单腿跨上,向陈小琳咧嘴一笑道:“干了一仗,舒服多了!心里好像有个东西终于卡啦一声掉下来了。”陈小琳也神秘一笑。“那么,下面我们要去哪里呢?”“澡堂!”于是两人单手扶着车把,沐浴在阳光里如飞燕般轻盈地远去了。
(写于1987年,时年14岁)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